<
涅书网 > 都市小说 > 病娇毒妃狠绝色 > 三九二、算计宁阮(二更)
    “不!什么事也没发生!”孔无瑕突然尖叫出声。

    她这时才发现自己能动也能说话了。

    可是她能说话了,却没人相信她的话。

    因为她的模样说明了一切。

    “孔无瑕,我送你回去吧。”女助教怜悯道。

    那些或怜惜或幸灾乐祸的眼神,像针一样扎着孔无瑕。

    “我没事!我没事!”孔无瑕歇斯底里地尖叫。

    “她该不会是疯了吧?”

    “谁出了这种事不会疯?”

    孔无瑕真的快疯了,她就是被人点了穴,被人打了几巴掌,然后扯烂了一点衣衫然后扔到了这里。

    什么毁容什么没了清白,根本就是无中生有!

    可是,没人信她。

    任凭她怎么解释,所有人看着她的眼神,皆像高高在上的神祗,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她这只弱小无助的蝼蚁。

    ——

    两天后,薛子瑶面上的伤几乎好了,若不细看根本看不到曾经受过伤的痕迹。

    她去了学堂,眼神依然纯澈,笑容依然明媚。

    有人问她那晚发生了什么事,她大方地说她被人抓走了,然后叶渺叶铭几人将她救了出来。

    话语中没有半点遮掩,落落大方,坦率得让人没法怀疑,她如传言中所说出过那样的事。

    反观孔无瑕,脸上的伤过去两天了,不但没好,反而越来越可怕,肿得像个猪头似的。

    两相对比之下,人们更愿意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而不是耳朵听到的。

    于是薛子瑶的事情,渐渐被人忽略,更多被谈起的,是孔无瑕那天衣衫不整,浑身是伤倒在雪地里的事情。

    ——

    “二皇子,那晚薛小姐的事情查清楚了。”

    南宫焱正与几个幕僚议事,闻言让幕僚停下,对着聂东道:“快说。”

    聂东犹豫了一下,“二皇子,那件事情的背后主使是宁二小姐。”

    “什么?!”南宫焱大吃一惊,“是她派人要对付阿娆?”

    “宁二小姐一直对二皇子您有意。前些日子国公大人为了拉拢临安侯府,提出让宁二小姐与叶三少爷结亲。”

    聂东道:“宁二小姐猜到国公大人是想将宁大小姐嫁与您为二皇子妃,因此对宁大小姐起了嫉恨之心。”

    “放肆!”南宫焱面色铁青,“立马将此事告之外祖父!”

    “不可,二皇子!”其中一个幕僚连忙出声阻止。

    “先生这是何意?”

    幕僚道:“国公大人若知道此事,必定严惩宁二小姐。但宁二小姐深得宁大人喜爱,宁大人性子又极为护短,属下只怕因此让国公大人与宁大人心生嫌隙,于二皇子大业无益。”

    “先生说的极是,是本皇子冲动了。”南宫焱道:“那依先生之见,这事该如何处理?”

    “无论身世能力,国公府最能与二皇子匹配的只有宁大小姐。属下建议二皇子不妨寻个由头,让宁大人将宁二小姐禁足或是送走,避开纷争。”

    “本皇子明白了。”南宫焱点点头,“不过叶三小姐那边,只怕有些不好交待。”

    于公,他只能如此处理,但于私,他希望能给叶渺一个满意的答复。

    “属下建议二皇子将此事推到赵国公身上。”

    有人附议,“是个好办法。”

    有人看出南宫焱不是只想给个交待,而是有别的心思,“二皇子不妨再送些珠宝首饰燕窝灵芝之类的,女孩子喜欢这些。”

    这一说所有人都听出了言外之音。

    “除了送这些身外之物,属下觉得对付女人,心意更重要。”

    “送珠宝首饰绫罗绸缎不是心意?”

    “非也非也,叶三小姐出身侯府,并非眼皮子浅显之人,更看重真实的心意。”那人道:“好比我家夫人,我春天送她一簇桃花,夏天送她一朵莲,她比收到首饰衣裳还开心。”

    南宫焱若有所思。

    ——

    几乎是同一时间,叶渺收到了两封信。

    一封是邱崖写来的,说指使人绑架宁娆的人是宁阮,为了二皇子妃的位置。

    另一封是程烁的信,说他过两天回来了,薛子瑶的事情等他回来处理。

    叶渺沉着脸将看完后的信烧了。

    她刚开始以为是赵国公派来的人,但想想那下作的手段,又似乎不是赵国公所为。

    现在知道是宁阮,忍不住冷笑出声。

    如果是为了二皇子妃的位置,毁了宁娆确实是最快最有效的办法。

    程烁说这事等他回为处理,那就等他回来处理吧,毕竟薛子瑶是他表妹,他又是个挺护短的人。

    不过叶渺倒是很好奇,程烁会怎么对付宁阮。

    叶渺用完晚膳后,去看薛子瑶,打算将这事告诉她。

    薛子瑶有些无精打彩的,看到叶渺道了一声,“渺妹妹你来了。”

    “薛子瑶,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叶渺走到她面前坐下,伸手探她的额头。

    “我没事。”

    她人没事,是心有事。

    自那天跟叶铭说了后,她发现叶铭这几天都躲着她,虽然中午一起用膳,却从不看她一眼。

    这让她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她自己自作多情了。

    她不想说,叶渺也不好勉强,“薛子瑶,我查到幕后之人了。”

    “是谁?”薛子瑶瞪大眼。

    “宁阮。”

    “是她?她不是宁娆的堂妹吗?她为什么要害宁娆?”

    “为了二皇子妃之位。”叶渺道:“二皇子妃必定出自宁家,宁娆和她是最出色的两个女儿,若宁娆毁了,二皇子妃之位便是她的。”

    薛子瑶只有一个弟弟,也没堂姐妹,她没法理解宁阮这种,为了荣华富贵做出这种自私的事情的行为。

    “她真是个坏人,告诉宁娆让她离她远点!不,最好将宁阮赶走!”薛子瑶道。

    “这事咱们先别插手,你表哥说,他来处理。”

    “你告诉表哥了?”薛子瑶倒是不介意让程烁知道,她挥了挥拳头,“表哥一定会为我讨回公道的!宁阮,你走着瞧!”

    ——

    宁阮被禁足了。

    在她看来是无缘无故的禁足,因为宁重远的理由是她冲撞了南宫焱,惹南宫焱不快。

    不过很快宁重远便私下告诉她,她对付宁娆的事情被南宫焱知道了,南宫焱没告诉宁国公,但是告诉了他。

    南宫焱的意思本是想将她送走,宁重远拦住了,最后商量的结果是将她禁足,期限不定。

    宁阮先是大惊,随即疑惑不解。

    她是让人去太中学院抓宁娆,南宫焱身在上京怎么会知道?

    “那晚二皇子有事去了太中学院。”宁重远道。

    宁阮越发不解了。

    叶梨还在养伤,不在太中学院,梅山长也不在,有什么事情重要到让南宫焱亲自在下雪的日子,半夜跑过去?

    宁阮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叶渺。

    一打探,得知那日正是叶渺的生辰,而南宫焱是去给叶渺送生辰礼去了。

    宁阮嫉妒得差点失去理智。

    南宫焱何许人,堂堂武国二皇子,就算是他的生母宁贵妃,他都不曾如此上过心!

    现在居然为了区区一个叶渺,做出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嫉妒使然之下,宁阮给叶蓉叶梨去了一封信。

    ——

    这天皇上刚下早朝,胡公公来报,“皇上,程世子来了,正在御书房等你。”

    皇上大喜,“快,摆驾御书房。”

    御书房里,程烁懒洋洋坐在龙案下首的太师椅上,一只脚跷起搁在龙案上,随手拿起桌上的奏折翻了翻。

    听到脚步声响起,这才慢条斯理地将脚放下,起身准备行礼。

    “行了行了,坐下,少跟朕来这套虚的。”

    程烁刚合拢在一起的手便松开,随意往太师椅上一倒。

    “比原定回来的日子晚了三天,可是天杭那边出了什么事?”皇上问道。

    程烁道:“皇上猜的没错,费将军原本已经同意与微臣结盟,临时突然变卦,微臣便多待了三天,查了些事情。”

    “费将军不同意?”皇上皱起眉头,“为什么?”

    “天杭前些日子突然出现了一股新势力,正是这股新势力,让费将军改变了想法。”

    “新势力?赵国公的还是宁国公的?”

    “暂时没法得知。”程烁道:“不过微臣查到,这股势力,似乎与江湖上知名的杀手组织天阁有关系。”

    “详细说来听听。”

    两人在御书房说了好一会话,最后皇上道:“这事拖不得,朕亲自给费将军去封信。”

    “不用了。”程烁道:“微臣已经想好了对策,费将军的事情,皇上就不要插手了。”

    “那朕便信你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其他的事情,外面胡公公道:“皇上,午膳时辰快到了。”

    “阿烁中午陪朕一起用膳。”皇上道:“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微臣想吃梅花糕。”

    皇上脸色变了变。

    程烁当没看到,“微臣昨晚做梦梦到了阿娘,微臣记得老头子说过阿娘喜欢吃梅花糕,而且特别喜欢梅庄的梅花做的梅花糕。”

    “所以微臣今儿想试试。等月底喵喵回来了,微臣带她去梅庄亲手摘梅,再做一次梅花糕,对比一下看有何不同,阿娘为何会爱梅庄的梅。”

    外面的胡公公听到这话,脚都软了。

    心想世子爷啊,您能不能别皇上哪儿痛,你往哪儿踩啊。

    皇上宠您,您老无所顾忌,最后倒霉的,可都是他们这些奴才啊。

    半晌后,里面传来皇上黯然的声音,“胡公公,吩咐厨房,中午加一道梅花糕。”

    “是,皇上。”

    胡公公战战兢兢地应下,心里更加苦了。

    接下来的日子,只怕要水深火热啰。

    果然不出他所料,等程烁用完膳一离开,皇上就开始不正常了。

    一会嫌茶水太热,一会嫌小太监走路的声音太大,甚至连某个太监因为害怕结巴了一下,都成为皇上大发雷霆的理由。

    不过一下午的功夫,就罚了好几个太监,搞得扶云殿里人人自危,风声鹤唳。

    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朝后。

    皇上在阴沉着脸罚了第十九个宫女后,终于长叹一口气。

    “胡公公,去梅庄。”

    胡公公大惊,“皇上,太后娘娘不让您去”

    “偷偷地去。”皇上道:“快去快回。”

    胡公公苦着脸,皇上这是偷摸出去成瘾了吗?以前可从不曾如此。

    “是,皇上。”

    梅庄曾经是上京的一道最美丽的风景。

    里面种满了各色品种的梅,一到入冬时节,梅花绽放,美得不像人间。

    但自从十几年后,去梅庄的人越来越少了,怕犯忌讳。

    然而里面的梅,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季节一到,便自然盛开,不管有没有人欣赏,依然独自绽放着属于梅独有的美丽。

    皇上要去梅庄的消息,没传到太后耳中,却传到了宁贵妃耳中。

    “皇上要去梅庄?”宁贵妃先是吃了一惊,随即咬牙切齿,“定是为了那个贱人!给本宫好好跟着,回来一五一十地报告!”

    “是,贵妃娘娘!”

    梅庄里几乎没人,时隔多年再次踏入梅庄,皇上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洁白的梅花有些被雪覆住,有些露出莹白的姿容,迎着风雪,倔强地盛开着。

    皇上不由想起了那个独一无二的美丽女子,那些曾经在梅庄里度过的欢乐时光,一一闪现在眼前。

    他不由抬手,让胡公公和随行御林军站在原地,独自一人往梅林深处走去。

    皇上走着想着,想着走着。

    突然,一抹雪白色的身影,从一株梅树后面蹿出。

    皇上猝不及防,竟是让那人撞了个满怀,齐齐倒在地上。

    “有刺客,保护皇上!”后面御林军迅速上前,数柄冷冽长剑,齐齐指向与皇上倒在一起的身影。

    “皇上!?”那人傻了眼。

    随即,另一道震惊的声音响起,“父皇?阿阮?你们?”

    左边梅林里听到动静的南宫焱走出来一看,竟然看到宁阮和自己的父皇两人一起倒在雪地里。

    他听了幕僚的建议,亲自来梅庄,打算折一枝最美丽的梅,连夜送去给叶渺。

    结果

    他好像撞到了不应该撞到的事情。

    ——

    皇宫里,宁贵妃气得脸都青了。

    “阿阮那个小蹄子,居然和皇上勾搭上了?她还要不要脸!?”

    她还以为皇上去梅庄是因为想起了那个贱人,没想到,居然是去和宁阮私会!

    “来人,召宁国公进宫!”

    ------题外话------

    感谢简言之丶的告白气球!感谢qqa8c10ae09e6e55的财财狗和鲜花!

    感谢尐龔爵、139850、卡其豆包灬的月票!

    感谢qq4279b2a3dfd108的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