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涅书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闲女之家里有矿不种田 > 218大婚,为他人作嫁衣裳(二更)
    三日后,“百里君怀”与小姬氏大婚。

    虽然婚期匆忙,但该有的排场却一点不少。

    因为百里羡先前做了大婚的准备,算是给他人做了嫁衣裳。

    “百里君怀”与小姬氏直接捡了现成的。

    “族长”发了话,要用百里羡先前准备的东西,西院的仆人根本拦不住。

    再说,百里羡都“不举”了,还成个毛的婚啊!

    除了西院的人,再没人替百里羡觉得委屈与不平。

    并且,西院的一些并非百里羡的心腹之人,也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

    踩地捧高之人,在哪里都不会少。

    看着百里羡失势,很多以前对他谄媚拍马的人,转眼就投入到百里慕的阵营,并且还是踩着百里羡而奉承百里慕。

    短短几日,郝甜在青龙族里看尽了世态炎凉……

    “百里君怀”与小姬氏的大婚顺利举行,郝甜和百里羡依然顶着“笙歌和无迹”的脸出席了典礼。

    而西院这边,这一日都不太平,“百里羡”病情加重,召了几次大夫,把族里的所有大夫都召到了西院。

    这阵势,看起来“百里羡”是气得将要命不久矣。

    西院的动静,自然会传到“族长”与五位族老耳中,这些人听闻,各有所思,各有所动。

    入夜,东院。

    贴着大红喜字,挂满红绸的新房里,“百里君怀”和小姬氏鱼水正欢。

    暧昧的声音传出屋子,传得满院都是。

    小姬氏似要以此向人们宣告,她成了族长夫人!

    一些留在院子里伺候的仆人,听着墙角,红光满面,内心又痒又躁动。

    东院的这个第三进院子,是族长的居所,百里慕也住在这边。

    他住东厢房,也听到了从正房主屋里传出来的声音,他此刻正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躺在床上,表情猥琐至极。

    顶着郝甜的容貌的锦瑟,此刻正坐在房里的圆桌边,好整以暇地看着如跳梁小丑一般的百里慕丑态毕现。

    就在昨晚,百里慕向“百里君怀”讨要了“郝甜”。

    因为百里慕自打郝甜来到青龙族,就觊觎上了。

    郝甜那一张脸,招蜂引蝶的效果,不比百里羡差。

    百里羡的人探听到“百里君怀”与百里慕的对话,立即回禀。

    百里羡就让锦瑟趁着牢里的“郝甜”被送到百里慕的房里时,与之调换。

    在牢里假扮郝甜的是笙歌,因为笙歌的身形与郝甜最为相似,不容易被人察觉出来。

    而惩治百里慕这个觊觎郝甜的渣男,还得锦瑟出手。

    锦瑟身形要比郝甜矮,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是锦瑟长得太妖,融入到骨子里的妖媚,举手投足间尽显,让她假扮郝甜,人前肯定容易露馅。

    当然,人后就是两说了。

    要是被百里慕收了房,出现在人前的机会,那就实在是不多。

    所以,当顶着郝甜的脸的笙歌被“百里君怀”送到百里慕的房间里时,顶着郝甜的脸的锦瑟就去与之调换。

    锦瑟不仅是十大乐奴里最擅长易容之术的,而且她还擅长魅惑之术。

    所以,当百里慕这个涉情事未深的愣头青,遇上锦瑟,那就是妥妥的小白兔遇上大灰狼!

    锦瑟给百里慕下了特制的迷魂药,还给他催眠了。

    于是,百里慕就沉浸在一场酣畅淋漓的那啥运动里了。

    锦瑟一脸嫌弃地看着轻易中招然后一个人玩耍得愉快的百里慕,冷哼一声:“无趣!”

    杀鸡焉用宰牛刀!

    锦瑟觉得自家少主把她派来,真的是大材小用了!

    百里慕这种明显是一包药就能药倒的人,根本用不着她使出魅惑之术。

    不过,少主说了,任何一个敢觊觎他媳妇儿的人,都要受到严惩!

    锦瑟是知道自家少主脾性的,简直就是一个护妻护得毫无原则底线的人。

    所以,锦瑟要兢兢业业地完成少主指派的这个任务,不然……

    想到任务失败的后果,锦瑟忍不住瑟瑟发抖起来。

    大床上,百里慕也在瑟瑟发抖。

    原本,百里慕的感觉很美好,他抱得美人归,与之春风一度,快乐无边!

    百里慕早在十三四五岁的时候,她娘小姬氏就给他的房里添了通房丫头,所以那种销魂滋味,他早就尝过了。

    只不过是到了青龙族之后,因为先前要隐藏身份,因此开荤的次数要比没到青龙族之前少。

    但是,小姬氏也从未在这方面委屈了百里慕,背地里给百里慕塞了好多女人。

    然而,自打百里慕见到郝甜之后,就觉得先前碰的那些女人,简直就是牛粪!

    郝甜这一朵鲜花,成了百里慕心心念念,日思夜想的人。

    眼下终于“到手”,百里慕别提有多高兴!

    只是,当百里慕感觉渐入佳境之时,却发现原先那张模模糊糊的美人脸,变成了一张骷髅脸。

    百里慕大惊!

    整个人就成了瑟瑟发抖的软脚虾。

    再之后,百里慕就陷入了无穷无尽的噩梦之中……

    骷髅脸变化成白无常脸,再变成黑无常脸,再再变成牛头马面,再再再变成红脸阎罗……

    这一夜,百里慕感受到了无比真实的“被鬼压”!

    翌日,不管是喜房里的“百里君怀”和小姬氏,还是东厢的百里慕,都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来。

    因为族长已经没有爹娘了,小姬氏婚后无需早起给公婆敬茶,所以,她想赖床多久都可以。

    而清早醒来,小姬氏又缠着“百里君怀”,二人又是一同共赴巫山云雨。

    守在院子里的仆人,一个个都顶着黑眼圈,昨夜听了一夜的墙角,今晨依然还要听,他们都露出一脸的那啥不满。

    求放过啊!

    反过来想,他们又觉得“族长”真是威风!

    一些女仆们,对小姬氏难免就有些羡慕嫉妒恨了。

    而就在东院还暧昧四起的时候,一道谣言却在青龙族里传开来了……

    百里羡将青龙族有“去母留子”这条族规的事情让人放消息出去。

    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就传得全族皆知!

    族人们又是大大地震惊了一把。

    这件事原本只有五位族老知道,族长也是在五位族老决定执行族规的时候,才会被告知。

    真正的百里君怀当年就是事先不知情的。

    当然,百里羡猜测,那个假冒百里君怀的噬灵傀儡王也应该是知情的,毕竟他是大族老的儿子,又掌控了青龙族多年。

    当全族知情的时候,“百里君怀”还抱着小姬氏你侬我侬。

    五位族老闻言自发地赶来祖宅,一行人先去的南院,再派人去东院请“百里君怀”。

    在等待“百里君怀”到来的时候,族老们已经吵了起来。

    大族老和二族老一派,三族老和四族老一派。

    前者认为是后者故意泄露“去母留子”这件事。

    后者据理力争,以表清白。

    五族老就夹在两派中间劝说。

    大族老和二族老怀疑三族老和四族老,也是有根据的,毕竟前几日反对“百里君怀”与小姬氏大婚的时候,三族老和四族老义正言辞,叫嚣得厉害。

    四族老是为了苏氏一族而反对小姬氏称为族长夫人,因为前族长夫人是四族老的养女。

    新人换旧人。

    四族老的依仗,不过是南宫皎月和百里羡。

    而这两人,一个“死了”,一个“废了”。

    四族老的依仗也就没了。

    这让他如何接受?

    又如何心甘情愿地同意小姬氏当族长夫人?

    三族老是和四族老同一战线的人。

    就如二族老和大族老也是同一方的那般。

    而大族老正酝酿着大阴谋,取代百里家族也只差个收尾了,他自然是和四族老站在相反的位置。

    其实,大族老一直是想将另四位族老都收服,只是他经营了这么多年,也就将二族老收入自己阵营。

    三族老被四族老拉拢,而五族老却是个优柔寡断,犹豫不决的性子,风吹两边倒,大族老还有些看不上。

    南院这边,族老们争吵得热火朝天。

    而东院的第三进院子里,依然是柔情蜜意一片。

    但是,东院里除了第三进院子之外,其余的院子却是气氛诡异。

    因为“去母留子”这个消息,也传到了东院,只不过是“百里君怀”和小姬氏忙着那啥,还不知情而已。

    大姬氏所住的第五进院子里,聚满了“百里君怀”的房里人。

    大姬氏原先在东院可是一个口头上的族长夫人的存在,虽然如今失势,比不得小姬氏这个名正言顺的族长夫人。

    但是,大姬氏这些年在东院里,可不是白混的。

    而那些“百里君怀”的女人们,以前对大姬氏是羡慕嫉妒恨,现在她们羡慕嫉妒恨的对象成了小姬氏。

    那么,大姬氏就成了和她们同仇敌忾的人。

    这个时代,后院里围着一个男人转的女人,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暂时的盟友。

    大姬氏现在被一群女人推举着,当了“讨伐”小姬氏的领头人。

    大姬氏站在石阶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站在院中的一众女人,她摆出族长夫人的架子与气势,盛气凌人。

    “姐妹们,先前咱们顾念着姐妹情谊,对那小姬氏客客气气,但她一朝上位,却不念往日的姐妹恩情,如此,咱们也大可不必再念旧情。”

    小姬氏以前在东院里低眉顺眼,一朝得势,就将东院里其余的女人们统统踩在脚下摩擦。

    而大姬氏是被小姬氏报复得最狠的。

    小姬氏将夕日大姬氏加诸在她身上的,数倍还了回去,因此,大姬氏如何不恨小姬氏。

    大姬氏这话,说得那叫一个冠冕堂皇。

    所有人都听得清楚明白,也只这只是大姬氏说的场面话,这话就算是传了出去,也挑不出错。

    果然,大姬氏不愧是将“百里君怀”哄得服服帖帖,又多年来荣宠不衰之人。

    “夫人的意思是?”姬水柔站在人群中,为大姬氏打配合。

    这对姑侄女,现在已经讲和,还同一战线,一致对外。

    “自然是为族长分忧,为青龙族人分忧。”大姬氏点到即止。

    在场的女人们,每一个都不简单。

    能成为“百里君怀”的房里人,那是简单的女人嘛!

    这些女人背后的家族与势力,可是不容小觑了的。

    “夫人放心,我们都是青龙族人,理应为族长分忧,为族人分忧。”姬水柔应声附和。

    有姬水柔这个“托”在,大姬氏煽动人心更加轻而易举。

    在姬水柔的话落,随即就有数道声音接话应声。

    “对!为族长分忧。”

    “为咱们的族人分忧!”

    “夫人放心,我们定当尽力。”

    “青龙族的族规,不容打破。”

    “身为青龙族的人,就要遵守族规!”

    ……

    大姬氏满意地看着众人,目光扫过姬水柔,向她赞赏一笑。

    姬水柔笑着回应,心中却有着另外的思量。

    大姬氏将聚集在她院子里的人都打发走了,这些人回去,就个各自派人去找母家人,让其配合扯舆论,造声势,以便逼迫族长和五位族老对小姬氏执行“去母留子”这条族规。

    是以,当“百里君怀”和小姬氏完事之后,等在外面禀告的人,已经将传达的内容,改为最新的一波消息。

    “族长,大事不好了!所有族人聚在祖宅外面,嚷着让您对夫人执行族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