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香跟暖玉的休力不及沐棉,又因为惊吓而更加的体力不支,眼见着身后那寒光凛凛的大刀在月光下如同黑白无常的勾魂刀,更是腿脚发软,跑的跌跌撞撞耽误速度。

    “小姐,咱们分开跑。”元香回头看了一眼,而后吞着口水,瑟瑟的道。

    然而她的话音刚落,一道凌厉的风声破空传来,带着狰狞的呼啸——

    “啊……”

    “元香!”沐棉骇然瞠目,望着被利剑刺穿肩胛骨的元香双目泣血。

    “该死的贱人,快抓住她。”

    近在咫尺的男子指着沐棉破口大骂,表情凶狠。

    元香倒在血泊中,一呼吸,连肺叶里都是翻滚的痛意,她咬牙将面前的沐棉往后推:“快……走。”

    暖玉的眼泪掉的凶狠,呜呜的哭声在寂静的林子里格外的刺耳。

    强盗才不会怜惜她的眼泪,露出不怀好笑的意容步步紧逼。

    沐棉咬牙,紧紧握着拳头。

    玛德,拼了!

    刚站起身,手腕蓦地被暖玉紧紧地一拽,整个人被她来的疾速前行。

    沐棉大惊,没料到生死一线之下暖玉的力道竟这样大的惊人,几乎是拼了命跑:“暖玉……元香啊……”

    她们就这样把元香扔在那里,三个匪徒还不知道要如何丧心病狂的对她,沐棉不敢想,一个用力将暖玉扯的停了下来。

    暖玉回头,泪目婆娑又惶恐不安的道:“小姐,一人死好过三人死,奴婢们的命不值钱,你若是现在回去,那元香才叫死的不值得啊。”

    她的声音颤抖,但漆黑的瞳眸在这个夜晚亮的晶人,透着一股坚毅。

    “再敢跑,老子杀了你。”

    身后,凶恶的声音像是厉鬼索命,沐棉本能的回头,就见三人齐齐朝她跟暖玉追来,其中一人,在越过元香的时候,顺手将她身上的长剑拔了出来,但却并没有留下来再补一剑。

    沐棉清楚的意识到,对方是冲着她来的。

    于是也不再犹豫,转而拉着暖玉往前跑去,她想让暖玉单独跑,但又怕三人之中再分一人去追暖玉,到时候孤立无援毫无还手之力,那就是只待宰的糕羊。

    元香虽被落下,但无人去注意她,也许能留下一命。

    两人慌不择路的跑去,因为天黑,林子里的路又不好走,始终跟身后的人留着一段距离,像恶狼般紧紧盯着前方的猎物。

    “啊……”暖玉倏地惊呼一声,沐棉感觉到自己的手蓦地一沉,整个人便随着暖玉往下摔去。

    “怎么了?”沐棉匆匆爬起来,紧张的问。

    “奴婢崴到脚了。”暖玉的声音里透着哭腔,有种濒临死亡的恐惧:“别管奴婢了,小姐快跑。”

    “不行,一起走。”沐棉费力的架想暖玉的胳膊,将她拉起来,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更深处跑去。

    暖玉死死咬着牙,任沐棉拉着她,也不再说丧气的话,努力让自己跑的更快点。

    身后骂骂咧咧的威胁不时的传入两人的耳里,宛如丧钟。

    可是即便有一线希望,两人也绝不轻言放弃。

    突然,沐棉一脚踩空,发出一声惊拉,带着暖玉滚下山坡。

    斜坡上都是石子与断裂的枝杆,沐棉一路滚下只觉得整个身子发出撕裂般的痛,紧接着不知撞到了什么,才让她停了下来。

    停下的一瞬间,暖玉又再一次撞到了她的胸前。

    “啊……唔……”沐棉痛的发出一声尖叫,紧接着又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

    她觉得自己的背后传来一阵阵的剧痛,隐约间似乎听到了“咔擦”声。

    该不是,骨头断了吧……

    沐棉不安的想到。

    暖玉连忙从沐棉身前爬开,慌张的问:“小姐,小姐你怎么样了?”

    就着清冷的月辉,她看到沐棉因为剧痛而紧皱的眉,灰扑扑的脸颊被汗水冲刷出两条黑杠。

    呜呜呜呜,都是她的错,是她撞了小姐才让她痛成这样的,她应该给小姐当垫背才是啊。

    沐棉觉得连呼吸都是痛的,眼前阵阵发黑,她用力的捏着暖玉的手:“别……别哭。”

    暖玉用力的点头,眼泪落的更加汹涌了。

    沐棉不敢动,也无法动,仰头望天,月辉透过枝叶,投下斑驳的银辉,只听到头顶几人焦虑的说话声,却看不清楚人影。

    如此一来,上面的人更看不清楚乱草丛生的底下是什么情况。

    “下去找找?”

    “这乌漆抹黑的,也不知下边安不安全。”

    “那咋整?上边交待了必须要抓到靖宁侯府三小姐的。”

    “你去。”

    此人话音刚落,猛的响起一声狼嚎,吓的那正犹豫要不要下去找人的男子立即一个僵硬,也不想下去。

    静默了片刻后,忽然外边的大道上传来哒哒的马蹄声,紧接着便是有人惊呼:“是马车……这里的草有被压的痕迹,人怕是往林子里跑了。”

    三人顿时一惊,脸上露出惶恐之色。

    “快走。”

    这个时候,哪还顾得上抓沐棉,保住小命才重要啊。

    沐棉躺在坡底,听不到救兵的声音,不过却看到上边站着的三人离去的身影,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这一松气,身上传来的痛楚几乎要将她淹没,眼皮子重的快要抬不起来。

    “小姐……小姐……”暖玉红着眼眶,惊恐的唤道。

    她不敢去碰沐棉的身子,因为看小姐的神情便知她有多痛,暖玉怕自己不小心碰到了伤口,让沐棉痛上加痛。

    四周的风声呼呼响起,暖玉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突然,远处传来喊声,暖玉先是一怔,怕自己听到的是幻觉,然后紧接着便露出欢喜之色。

    “我们在这里……来人啊……救命……”

    “殿下,在下边。”侍卫惊呼道,然后便朝暖玉喊道:“是沐三小姐吗?”

    “是的,是的,小姐晕过去了,呜呜呜,快来救她啊。”暖玉哭喊道。

    郁瑾看了眼斜坡,然后便迅速滑了下去,侍卫见状,亦不敢犹豫的随后跟上。

    月光之下,他整个人美如冠玉,鼻梁高挺,乌发之下眸如寒冰,却又有种夺人心魄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