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涅书网 > 都市小说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222、再次北上(二更)
    一路向北,三个人在沿途各城都落脚,真的恍若休闲度假一般,走走停停。

    他们更像是随着春天的脚步在行进一样,温暖的空气从南向北的走,随着他们行过的路,天地也逐渐的褪去了荒芜,淡淡的绿色悄悄地覆盖住了地面和山间。

    三个人这一路也遇到了不少事情,巫人的确是无处不在的,只不过,他们遇见的巫人却也只是隐藏起来好好生活的那种,并没有做什么威胁他人的事情。

    而且,普通的巫人,是不会操痋控蛊的,就只是族类与大越人不一样而已。

    罗大川是起了杀心,他与巫人的仇恨不共戴天,还是若乔拦着他,他若如此滥杀无辜,与那些巫人又有什么区别。

    就这样一路往北走,一路上在城池里,亦或是在普通的乡镇,都留下过他们的足迹。

    大越真的是太大了,不似上次跟着齐雍一起行路时挑拣近路,此时随缘的走到哪儿算哪儿,就更深切的认识到了大越的天地广阔。

    当然了,闭塞的地方也真的是很落后,一些小孩子连鞋都没有。

    如这般穷困的地方,在大越必然不少,只不过从未来过这种地方的人也不会理解就是了。

    他们三人倒也不是什么大善人,只不过,看到那些小孩子仍旧不免心下几分同情。

    若乔说,如果她此生有幸能够成亲生子,绝对会给予她的孩子最好的。如若做不到,那么她情愿不生。

    生活的那么困苦,于那弱小的孩子来说何其不公。就像她和她妹妹一样,庶室所生,打小就受委屈。如果可以选择,她是绝对不会生在田家的。

    她说的这些罗大川不是很理解,毕竟他可是他们罗家的单传大宝贝,从小就胡作非为,只欺负别人,哪里被别人欺负过。

    但不得不说,他眼下也觉得若乔说的对。自己生出一窝孩子吃不饱穿不暖,他们还得窝里斗,活的太失败了。

    如此边看大千世界,边探讨人生似得,经历了将近一个月,他们才抵达雁城。

    也真是在路上耽搁了太长时间,到了雁城这儿,已经见不到什么雪了。

    只能在远方接近天边的地方瞧见一丝丝白雪的痕迹,但又不太确定,兴许是天上飘着的白云,太远了。

    罗大川有几分扫兴,但同时又冒出可以去塞外看雪的想法,姚婴没答应,塞外那地儿,没有十足的把握真的不能随意的去。

    那些‘小孩儿’太厉害了,简直是所向披靡,没有敌手。

    她即便是相信自己能在‘技术’上胜过他们,可他们的武功她可无法抵抗,吃过一次亏,她也深深地明白了什么叫做高手中的高高手。

    若乔持中立态度,去塞外她也去,不去的话,她也不反对。

    罗大川最讨厌她这种态度,但凡她跟他同一条战线,姚婴也没辙啊。

    最后,还是他输了,这塞外,去不得。

    雁城这里姚婴是熟悉的,直接去了上一次她和齐雍暂住的客栈落脚,在这里守着的还是那个柜台先生以及小厮。

    当然了,这里还有其他人,常驻北方的长碧楼人员,他们大多也喜欢停留在这里。

    姚婴再次出现,他们也有那么一些意外,意外的是她还会在这儿落脚。

    他们知道她在往北方来,但本以为会在雁城其他的地方落脚,毕竟这里据点非常多。

    这些人上一次来的时候都见过,姚婴与他们还算熟悉,介绍他们与罗大川和若乔认识了一下,大家都算是同僚了。

    这个客栈,上次姚寅来找她,就是在此处,所以眼下选择还在这里,也是姚婴刻意为之。

    选择了之前住过的那个房间,后窗下就是街巷,十分方便。

    罗大川和若乔自然是不知道她的盘算,停在这个地方,罗大川只顾着高兴了。

    和这里的同僚询问塞外的事情,他对这塞外的巫人很感兴趣。

    若乔则是有些沉默,自从到了这雁城,她的话就不多了。

    远远地看着塞外的方向,其实在这儿啥也看不到,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你这屋不错啊!刚刚和那几个人聊了一下,他们说上次去塞外,多亏了阿婴妹妹你,才没有损失一人。这种事情可以算得上是前所未有,几乎每次出任务,都会有伤亡。”罗大川走进房间,因为房门没关,他也就连门都不敲了。

    “所以,这一次我来了,他们很高兴是不是。”姚婴关上窗子,转过身来,面上隐隐的几分笑意。如果他们知道她来这里真实的目的,怕是就高兴不起来了。

    “嗯,看起来是高兴的。有你坐镇,这不是做错了事也有人顶着嘛。”罗大川几分阴阳怪气,她和齐雍关系近的事儿,嘿,这里的人都知道。

    “我就是个背锅的呗。也成,随他们吧,反正我也不怕。倒是你,和他们聊了一番,对塞外有什么见解?”也不知,他是否还有想往塞外去的想法。

    “巫人的天下,小爷就想去一次,杀个片甲不留。”罗大川冷哼一声,杀意未减。

    “杀不杀的之后再说,终于到了雁城,你就不打算去转转吗,感受一下边关的风采。而且这城里有多个咱们长碧楼的据点,各种买卖都有,你可以去观摩观摩。”在床上坐下,姚婴说道。

    “没什么意思,依小爷看,什么都没有杀人来得痛快。”已经到这儿了,还不能去杀个痛快,他心里略烦躁。

    “成,这一路我和若乔对你说的话都白说了是不是?行了,我也不拦你,你若是能穿过关口出去,那就随你了。”过关口都是个问题,没有提前和高威那边通信,根本就不会给他放行。

    “没劲!算了,小爷我去睡觉。一会儿开饭了,叫我。”过关口?这事儿还真得姚婴去交涉,他也没那个本事啊。

    他起身离开,大摇大摆。其实呢,他看起来好像和平时没什么不一样,依旧我行我素,张牙舞爪。但是吧,他又有许多的变化,戾气更重了。

    她再次来到雁城,也不知姚寅会不会第一时间知道,所以,她觉得自己还是得出去亮亮相什么的。

    所以,她当即便离开了这客栈,和若乔两个人在这附近的街道上转悠。

    若乔看起来对这里并没有什么兴趣的样子,与姚婴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高高的天空上,金隼巨大的身影在半空当中盘旋,它好似不论去哪儿,都能引来极强的关注,这街上的人无不抬头看它。

    “阿婴,你去过塞外,塞外真的有那么危险么?是不是,只要不是巫人,到了那里,都会死。”若乔忽然问道。、

    “是啊,他们很团结的,对待外族,不会留情。所以,你可千万别向罗大川学习,非要往塞外跑。”姚婴劝道,到了边关,好像心都开始飞了。不去那塞外瞧一瞧,边关也白来一趟的样子。

    “我就是好奇而已。放心吧,我怎么可能跟着他胡闹。”若乔笑笑,之后便不再说话了。

    两个人一直在这外面转悠到了傍晚,北方的夜里还是有些冷的,不能长时间的停留在外面。两个人回到客栈,晚饭都做好了。

    驻在这客栈里的两个中年男人姚婴都认识的,一个地中海发型的胖子叫晨子,另一个中年男人面黄肌瘦,乍一看像是常年混迹烟馆赌场的老混混,他叫魏叔。谁也不知道他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也叫这个名字,得占多少人的便宜。

    上一次塞外一战,他们二人均参加,对姚婴的印象极其深刻。

    所以眼下姚婴再来,他们二人与姚婴同坐一桌用饭,自然而然的就和她探讨起来这塞外的情况。

    他们还是得不定时的潜入塞外去,此次姚婴到来,他们亦是很想借助她的力量,在安全上便有了大大的保障。

    倒是没想到他们会对她有这么大的期望,这种事情也和她商量。

    这塞外,她若是去了,罗大川必然跟着。

    “也可,毕竟这塞外的确凶险。”想了想,姚婴便答应了。大部队行动,总比罗大川非要自己往外跑要好得多。去一趟,他也就不会再那么闹腾了。

    一听姚婴答应了,晨子和魏叔都很高兴,有她给众人保驾护航,这安全系数可就提高了很多很多。

    若乔也没有阻拦,明明之前两个人在外,她还保持着中立的态度呢。

    罗大川得知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关,立即冷笑三声,姚婴最后还是没有拗过他,所以说,他是真理。

    姚婴懒得理会他,根据魏叔和晨子两个人的汇报,此次出关不下十余人。有这么多人在,他有翅膀也飞不出去。

    出关的日期定在五天之后,这几日罗大川可谓磨刀霍霍,他对巫人恨之入骨。

    倒是姚婴和若乔两个人十分淡定,好似根本没有这个事情一样。

    第四天的夜里,众人差不多都汇聚齐了,与他们在客栈中确认了一下路线,这一次要去的地方比上一次还要深入一些。

    是一片巫人经常经过的地方,他们每次潜入大越,大多会从那里经过,因为他们走不了关口,只得绕远路。

    塞外的某些地方积雪常年不化,甚至会形成冰川,极其险峻。

    姚婴确认了地图,并没有提出任何反对的意见,尽管在离开皇都之前齐雍警告过她不准去塞外。

    但他警告了她,却好似忘记跟驻在这里的人说了,因为姚婴的加入,他们信心倍增。

    商谈至接近半夜,这才各自回房休息,等待明日出发。

    回到房间,姚婴打开窗户,这是每晚例行公事,因为金隼要回来了。

    它自己去觅食,大概边关的猎物更合它口味,这几天来,它可是经常晚归。

    夜里虽有些凉,但火炕还是热的,完全能抵御的了外面的凉气。

    打开窗子,荷包里的赤蛇就忽然扭动了两下,幅度还很大。

    姚婴眉眼一动,随即整个上半身探出去,往下面的街巷看,漆黑的角落里,依稀的好像有个更黑的人影在那里。

    已经快半夜了,也不知道他在这儿等了多久。真是不枉她这几日白天在外面转悠,他终于知道她来了这里。

    无声的笑,姚婴随即如同上次那样直接从窗户跳了下去,没有任何的迟疑。

    这一次,下面的人也一样的将她接住,双脚落地,他也松开了手。

    没有任何的声音,两个人都不说话,姚婴跟着他快速又无声的离开了这里。

    这一次,并没有去上一次的那个小院儿,大概是因为天气没那么冷了。

    在这条街巷尽头的一处避风地,两侧是坍塌了的围墙,能听得到隔了几个院养的狗在低低叫唤的声音,它好像感受到了什么一样。

    “不枉我等了几天,你总算知道我来了。”姚婴还几分担心,他可能太着急了,再往南跑,那他们俩岂不是失之交臂。

    “我的妹妹聪明绝顶,又岂会让我久等。”姚寅就知道,她一定会回来的。

    “既然已经来了,那,该说一说了吧,你要告诉我什么事情?”这一次齐雍没有来,他可以放心的说了。

    黑巾遮掩下,姚寅还是那个样子,他只露出一双眼睛,连头发都被包了起来。

    “是啊,这件事其实在上次就应当告诉你了。只不过,因为公子在,我又担心你会告诉他,所以便想着等可以把你带走的时候再一并告诉你。”姚寅说道,沙哑的声音好像有那么一丝笑意在。

    “我的嘴有那么松么?这回可以说了吧。”姚婴轻笑,听起来,好像不是什么坏事。

    “我成亲了,你有嫂子了。”姚寅告知,听得出他真的是挺开心的那种。

    这个消息让姚婴十分意外,成亲?

    “我得先恭喜你,没想到我们家此生还有添人口的机会。那,我这嫂子是何人?”不知,是哪儿的姑娘,是巫人么?

    “她、、、”刚开了个头,姚寅忽然顿住,他转过头隔着坍塌的围墙往某个方向看,一下子周边都寂静了下来,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