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涅书网 > 都市小说 > 掌欢 > 第316章 不若初见
    毕竟一时半会儿还竞争不过红豆,蔻儿驾轻就熟打压着别的院里的小丫鬟。

    骆笙手中把玩着一只梨子,面无表情听着。

    蔻儿念叨完,钦佩又诧异:“姑娘,您怎么料定陶大公子一定会找大姑娘?”

    骆笙笑笑:“不过是多些防备罢了。继续去盯着吧,大姑娘若是出门,就叫石燚跟上,及时给我传信。”

    蔻儿领命而去。

    骆笙把梨子凑到唇边,咬了一口。

    若是陶大公子与骆樱见面只是为这段无法继续的缘分做个告白,那她就当不知道。

    若是陶大公子说些有的没的,令骆樱糟糕的心情雪上加霜,就休怪她不客气了。

    缤纷苑中,骆樱陷入了纠结,时不时把揣入袖中的信抽出来看上一眼。

    理智告诉她,二人已经退了亲,成了完全没有关系的陌生人,自然不该去见。

    她一直以为自己还算理智,可这一刻却发现她自以为是的理智不堪一击。

    去见,有诸多不合适,可若不去见,定会成为一辈子解不开的心结。

    她会在无数个漫长的夜里猜测,他要对她说些什么。

    骆樱再看那封信一眼,把信纸折好收入怀中,有了决定。

    去见最后一面吧,从此一别两宽。

    骆樱收拾好,带着绿萼从大都督府后门悄悄出了府。

    二人约在一间茶楼。

    骆樱前脚才走,骆笙后脚便跟上了。

    “刚刚是不是有一位头戴帷帽的姑娘进来了?”一进茶楼,骆笙便问迎上来的店小二。

    店小二一听,这像是找茬的啊,刚要否认一锭金子就滚进了手心。

    店小二眼睛都直了,嘴唇忍不住哆嗦。

    金,金子!

    没看错,真的是金子!

    “有没有?”

    店小二猛点头:“有,有!”

    看在金子的份上,没有也得有啊。

    “她进了哪个雅室?”

    “兰字房。”

    “兰字房隔壁是哪一间?”

    店小二飞快答道:“菊字房。”

    一听“菊”这个字,骆笙陡然想起某人送的那一大捧菊花来。

    分神一瞬,骆笙淡淡道:“领我去菊字房。”

    店小二面露难色:“菊字房现在有客人。”

    一锭分量更重的金子落入店小二手中:“麻烦他们给腾一下房间,这是补偿的买酒钱。”

    店小二死死攥着金子,很想大吼:要不了这么多!

    就是来喝个茶,在哪喝不是喝啊,给一两银子都得乐坏了,这是哪来的败家女。

    “要快,动静不要大。”

    随着骆笙这句提醒,店小二陡然清醒。

    又不是他的金子,他心疼个什么。

    很快菊字房就被腾了出来。

    许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得了金子换房间的茶客连一点声音都没发出,唯恐财神爷一个不满把金子收回去。

    骆笙坐下,吩咐蔻儿:“去外头悄悄守着,盯着隔壁的动静。”

    蔻儿扬唇一笑:“姑娘,出去不如在屋里方便。”

    她说着拿起一个空茶杯,倒扣在与兰字房相隔的墙壁上,指着杯底道:“把耳朵凑到这里听,就能听见隔壁人说话,这种普通茶楼的墙壁都薄。”

    骆笙沉默了一瞬。

    她真不知道蔻儿是这样的人才。

    隔壁雅室中,骆樱与陶大公子相对而坐,相顾无言。

    绿萼立在不惹眼的角落里,竭力降低存在感。

    至于陶大公子,今日并未带小厮。

    不知过了多久,陶大公子凝视着骆樱开口:“阿樱——”

    骆樱垂眸,声音微颤:“我们已经退亲了,陶公子还是叫我骆大姑娘吧。”

    “阿樱,你真要与我如此生分吗?”陶大公子见骆樱如此冷淡,情不自禁去抓她的手。

    骆樱用力把手抽出:“陶公子,我们现在确实只是陌生人的关系,你信上约我出来,说有话要说,不知要说什么?”

    她曾经与他牵过一次手,是上元节一起赏花灯的时候。

    白首之约,也是那时候他对她说的。

    这只手还是如记忆中一般温暖,却不是她能够回握的了。

    “阿樱——”

    骆樱起身:“叫我骆大姑娘,不然我就走了。”

    陶大公子面露痛苦之色,最终妥协,沮丧唤了一声骆大姑娘。

    骆樱默默坐下,心里针扎般难受。

    由阿樱到骆大姑娘,她的痛苦只会比他多。

    “我……才知道退亲的事,你还好吗?”

    骆樱牵了牵唇:“就这样。”

    被退亲了,还能欢天喜地吗?

    她会坐在这里,都忍不住鄙视自己。

    “大姑娘,你该知道我的心意。”

    骆樱苦笑:“陶公子,你我亲事已退,这些话就不必说了。”

    “不,我要说!”陶大公子声音高起来,显出几分激动。

    骆樱静静看着他。

    “大姑娘,你等着我,我不会抛下你的!”

    骆樱听了这话,心头微暖。

    听他这样说,也不枉她厚颜出来再见一面。

    只可惜陶大公子对她再有心意,也改不了退亲的结果。

    覆水难收,只会让她在余生想起他来,心怀遗憾。

    “陶公子的心意我很感谢,让我等你这种话就不要提了,退掉的亲事不可能再结,陶公子一味执着为难的是自己。”

    “不会为难的,总之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都要等我,我不会辜负你的。”

    骆樱听出几分不对味来,蹙眉问:“陶公子能否把话说明白些,我不大懂你的意思。”

    “骆府的麻烦我知道,要是……要是有艰难的那一天,我不会坐视你落难的。大姑娘,你也不要丧气,再难都有我呢。”

    骆樱眉越拧越紧,隐约想到一种可能,却不敢相信。

    她抬手理了理发丝,挑明问道:“如今这样令慈便来退亲,若真有那一日,陶公子打算如何待我?”

    “我会把你接到身边,无论世人如何议论,也不会抛下你,所以你一定要等我。”

    骆樱颤了颤眼帘,觉得自己听明白了,又好像没听明白。

    她轻轻哦了一声,目不转睛看着对面男子的眼睛:“陶大公子是要我给你做妾吗?”

    隔壁,蔻儿险些没扶稳茶杯,俏丽的面庞上满是怒火。

    骆笙忍不住问:“说了什么?”

    蔻儿耳朵还凑在那里,忿忿道:“陶大公子要大姑娘给他当妾!”

    ------题外话------

    昨天摔下几阶楼梯,今天几乎不能坐着了,万幸没伤到手,还能躺着拿手机写。想哇哇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