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涅书网 > 玄幻小说 > 星际二婚之全能后妈 > 163第1001种后妈
    挂完电话,刘灿灿的士气还是很高涨的。正想一鼓作气先学它一个小时的,这时候卧室的门开了。

    她老婆婆走进来,“灿灿啊,出来一下,有客人到了。”

    “好的,妈。”刘灿灿赶紧整整衣服从床上下来。

    往外走的时候,她注意到了她老婆婆的神色有些不悦,心里还想呢,这事儿可新鲜了。自从她生了闺女以后,她家老婆婆这些日子可尽是露着后槽牙笑了。

    新来的客人会是谁,这么厉害的……吗?

    刘灿灿僵硬地停在了客厅前面。

    新来的客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继母。把她早早嫁来了李家,平时基本不走动,有事想找李家帮忙的时候才会打给她电话的继母。

    刘灿灿这一年来过得太好,好到都让她忘了她还有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继母。

    继母余庆曼长相并不凶狠,而且因为也是做科研工作的,所以还自带一种知性气质。

    但刘灿灿第一次见到这位继母的时候,就深刻地领会到了这位继母的厉害。

    当着她亲爸的面儿,这位继母就像学校的教导处主任一样第一次见她就把她训得一头血。

    说人可以脑子糊涂,但心不能糊涂。刘灿灿都高中毕业两年了,连个最次的大学都考不上,那么就该早早为自己的人生改走其他路。说刘灿灿居然还一门心思的死磕高考这条出路,那不是心糊涂是什么?

    还说刘灿灿看着懂事,但其实一点都不懂事。那么大的人了,不能自己赚钱养活自己不说,还需要家里养着。说刘爸爸非但不赶紧纠正她的行为,反而任其继续,这根本不是合格的教养子女的方法。

    最后又说到,哪怕会让别人以为她就是传说中的黑心后妈,她也要给予刘灿灿正确的人生导向。

    刘灿灿被训得大气儿都不敢出,并且深以为是。她脑子不好使,性格也立不起来,她一向喜欢那些把自己的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明明白白的人。包括眼前这个新进后妈。

    然后她就被大义凛然的后妈以最快的速度,在最短的时间内嫁了出去。

    没有嫁妆,因为后妈说了,她从来没有给这个家带来过什么,所以也不能带走什么。

    刘灿灿没有一点意见,因为她也觉得自己太废物了。

    后妈还说,家里能把她一直养到现在,又她安排了一场完美的婚姻,她除了感恩如果再有点别的什么情绪的话,那她就太无耻太不孝了。

    可以说在刘灿灿的记忆里,后妈之于她一直都是需要仰望的存在。她越是崇拜这样明智利落的女人,就越是自卑地在其面前抬不起头来。

    结婚后就好像跟家里人断了来往似的,她也没敢委屈过。她想的是,像她这样没出息的女儿,跟家里人继续来往才是让家人蒙羞。

    而同时,她也觉得这样挺好。家里人除了她都很优秀,她远离了他们,心情竟是没出息的轻松了不少。

    怀孕后刘灿灿也没有告诉娘家人,她想家里人可能也不会觉得这有什么值得兴师动众的。

    过年的时候有例行打电话回去拜年,她爸答应一声,不等她说第二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因为有一年她爸让她找李天逵帮忙,希望能让她小弟也去机甲战团。她压根儿就没敢跟李天逵提这事,所以她爸一直气她气到了现在。

    看着沙发上那个依然知性气质满满,气场还像记忆里那样强大的后妈,刘灿灿一面想着这人怎么突然就登门了,也没提前打个电话,另一面已经开始心底发虚,腿肚子发软了。

    从刘灿灿站立的地方到余庆曼所坐的沙发处,距离也就八九米吧,但刘灿灿愣是没敢再靠近一步。

    还是余庆曼先跟刘灿灿打的招呼,“灿灿,怎么了这是?不认识妈妈了吗?”

    她从沙发上站起身,冲着刘灿灿张开了怀抱,“快过来让妈妈抱抱。”

    刘灿灿内心又哆嗦了一下,脚步却不由自主地移动了,目标:妈妈的怀抱。

    旁边本不想插手的李老婆婆顿时就黑脸了。

    早就知道这个儿媳妇不中用,所以当初才从那么多的相亲对象里独独挑中了她。他们李家不需要能干的儿媳妇,只要乖巧听话,顾家本分的就行。

    后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儿媳妇有所改变了。也学会打扮了,也能大着胆子聊两句了,性格开朗了很多。

    还以为从那以后都这样了,谁知今天竟然说打回原形就打回原形了。

    “咳咳。”李老婆婆突然咳嗽两声,“灿灿,去看看孩子醒没醒。如果醒了,就抱过来给亲家看看。”

    潜台词就是:如果没醒,那就不用抱了。

    “啊?哦,是,妈。”听话的刘灿灿想都没想,脚尖一转,换个方向就奔儿童房去了。

    还在张开着怀抱等人入怀的余庆曼:……

    李老婆婆把视线转回去,像是才注意到这一点似的不好意思地笑起,“哎呀,不好意思啊。不过娘俩什么时候抱不行?也不必急在这时对吧?”

    余庆曼还能说什么?

    “是,亲家说的对。”余庆曼又重新坐回了沙发里,再抬头,脸上早就没有丝毫尴尬了,她就像一个最寻常的妈妈一样跟亲家聊起了自家的孩子。

    “灿灿这孩子,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说她好了。你说怀孕这么大的事,她愣是能憋住了,一个字都没跟家里人提。我从别的同事那里听说孩子已经生了的时候,你是不知道,我那脸啊,都恨不得藏脚底下去。我是她妈,后妈也是妈,亲家你不反对吧?结果自家闺女的大事,我这个当妈的却要从外人那里得知,你说这丢不丢脸吧?”

    李老婆婆任她说,还适时的陪笑,但等人说完了,她脸上的笑也收干净了。

    “可不,亲家可是说到我的心坎里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她好了。从才知道她怀孕的时候,我就告诉她一定要通知你们了。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李家可是大事,那么我想对于你们家来说也应该是一样。不通知一声那像话吗?没有这么做子女的!可你猜她怎么说?”

    ……她上哪儿猜去!余庆曼懵比脸。

    李老婆婆等的就是这个。

    “她跟我说,你们都很优秀,都很忙,像她这种太过平常的怀孩子生孩子这等小事,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李老婆婆对此表示特别不满,“亲家你听听,这话那是人话吗?怀孩子生孩子如果是小事的话,那还有什么算得上人生大事?结果她又说了,是你教育她,只有为社会做出贡献,让自己的人生变得有价值的事那才叫大事。”

    刘灿灿正抱着孩子打开儿童房的门想要走出来,一听这话她又把门轻轻合上了。

    但留下了一条小缝。

    透过那条小门缝,她看到了她那永远高高在上的继母正露出震惊,难堪,隐怒,羞耻等神色。

    余庆曼腾地站起了身,“亲家,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老婆婆身子微微后仰,姿态更加放松了,“亲家,你这么况?李赢是在给那个废物继女撑腰吗?她难道一点都不气这个废物儿媳妇?

    李赢就稳稳坐在沙发上,表情淡定地欣赏着余庆曼站那里运气。

    这么多年的老同学老同事了,李赢年轻的时候也许没看出来余庆曼总想跟她别头较劲儿,但后来上了年纪后也感受到了。

    她一猜就猜着余庆曼的心理了。

    不就是见不得她不仅没气儿媳妇,反而还替儿媳妇撑腰吗?

    其实她心里很叹息,余庆曼自作主张地跟她较了这么多年的劲了,可还是没有足够了解她。

    她们李家是那种会嫌弃儿媳妇废物的人吗?如果嫌弃的话,当初就不会把人娶进门了。

    况且,汝之砒霜,又怎么不可能是吾之蜜糖呢?

    李赢知道刘灿灿不中用,但却并不觉得她是废物。刘灿灿也有她自己的优点,例如听话本分,又例如善良心软。

    前儿媳妇倒是个能干的,可是结果呢?还不是跟李天逵离了?对错两人都有,所以李赢不怪前儿媳妇。只是在找下一个的时候,她的目标就很明确了,绝不再要性子强的,否则还是不能和李天逵好好过日子。

    那时候的刘灿灿绝对是一时之选。

    时至今日,还给她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大胖孙女,李赢满意得不能更满意了。

    “对了,亲家,等孩子满十二天的时候我们要大办一场十二赏,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啊。礼物什么的拿不拿都无所谓,我们也不收礼金,这次就是纯粹请大家一起过来给孩子捧捧场,热闹热闹。”

    这年头,能明确表示不收礼的九日宴或者十二赏宴,那才是真喜欢孩子的家庭。

    像李家这样的大家族,如果不收礼的话,那得损失多少钱。这种事情就不应该是理智的人做得出来的。反正这事要是搁余庆曼身上,她做不出来。

    于是一直到最后她离开的时候,表情还是僵硬不自然的。

    因为她很清楚,明着说这是喜欢孩子的表现,但实际上那不就是看重刘灿灿这个儿媳妇,给人家长脸呢吗?

    她怎么也想不通,就那样废物的刘灿灿,居然就这样得到了李赢那个眼高于顶的女人的认同。

    门内,刘灿灿也想不通。

    “妈,我什么时候跟您说过我妈,啊,就是我继母教育我的那些话?”

    她的记忆里绝对没有。所以她才没有出来,怕被余庆曼察觉出端倪来。

    老婆婆是在给她撑腰,她还是能感受得到的。

    李赢没好气地先瞪她一眼,又在接抱过孩子的时候笑了起来。速度之快让刘灿灿深感佩服。

    “你当然没说过。就你那三棍子打不出个p来的性子,你能跟我说那种隐私事情?”

    刘灿灿更惊讶了,“那您怎么知道的?”

    害她都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睡觉时说梦话说出去的,然后经由李天逵的嘴传到了她婆婆的耳朵里。

    李赢:“这还不简单?你继母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跟她打小就认识了,我比你了解她。她这人的价值观一向都是那样,恨不得自己成为引领全人类向前进步的先驱者。你这样的在她眼里那就跟废物没两样,她是不是没少说你是废物?”

    刘灿灿心说,不,她从来没有那样“说过”!她只用眼神和语气就足够让自己明白了。

    “谢谢妈。”刘灿灿冲李赢道谢。

    旁边的月嫂这时也凑过来表达自己的意见,“李姐是这个!”

    她冲李赢竖起了大拇指,又对刘灿灿说道,“不是我背后嚼人舌根,实在是你家这个继母做得有点过分了。既然知道消息了过来看望了,那就不能喜庆一点,只说高兴的事儿?老翻旧账,把别人都弄得不自在,她就能高兴了?现在还不是带着一肚子的气走了。”

    李赢逗着大孙女,闻言又想瞪刘灿灿了。可是她转念又一想,还是算了。

    心静保平安。

    她还有大孙女没稀罕够呢,要是早早气死了可就亏大了。

    “行了,你继续回房间躺着吧,孩子我会照顾好的。”李老婆婆秉持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原则,痛快地抱着大孙女走了。

    才抱了孩子一小下,正想再找机会抱两小下的刘灿灿:……

    她在内心发出了灵魂的呐喊:全星际还有比她更可怜的亲妈吗?从孩子出生到现在,敢不敢让她抱孩子的次数突破两位数啊!

    ——

    等待干闺女要办十二赏宴的时间里,米乐乐又给张亿打过两个电话。目的很简单,就是想问问他另一个主演找到没。大赛从报名到截止报名一共才两个月的时间,如果张亿找个主演都要花掉三分之一时间的话,那么想拍好作品还想赢得那两千万的大奖就更悬了。

    张亿比米乐乐焦虑多了。事实上在跟米乐乐谈完签完的第二天,他不仅还没有想出找另一个主演的办法呢,这先前敲定的那个主演也给黄了。

    因为之前还没顾得上正式签约,所以人家就算反悔,张亿也没有足够的立场跟人家讲道理。

    等米乐乐知道这个消息后,她的心情别提多一言难尽了。

    古华夏人好像骨子里都有那么一点迷信,觉得某件事情如果开头没开好,后面的就会顺势认为更不顺。

    “那你准备怎么办?还要继续从头找吗?”米乐乐问着视频那头的张胖同学。

    张胖同学坐在椅子上,手肘撑在课桌上,双手把胖脸完全给捂住了。

    米乐乐心说,瘦了。这才几天的时间,张胖同学就瘦了。

    前几天通话的时候,他的手还不能把胖脸完全捂住的……

    张胖同学像是做了什么大决定似的猛地抬头,“米同学,你有多少积蓄?”

    米乐乐条件反射地往后一躲,“你想干什么?”

    说完了才想起来这是视频电话,无论她躲不躲,张胖同学都够不到她。

    她又恢复靠前的姿势,正好听到张胖同学接下来的话。

    “以我爸给我的预算,我们要想在那个范围内请到有演技的两个主演的话,貌似很困难。要不我们自己也投资吧?你不像是没钱的样儿,况且你老公还有钱呢?我也私底下找我妈要一些,我们把投资提升到五百万怎么样?”

    “不怎么样!”米乐乐再离镜头近一些,好让张胖同学看清她眼里的嫌弃,“一个两千万的奖而已,投资就要五百万,你觉得那还叫赚吗?而且,万一我们花了五百万之后,依然没得奖呢?谁来赔偿我几百万的投入!”

    本就是博弈一样的参赛,如果没有十成十的把握,米乐乐才不会去冒这个险。

    张胖同学还妄想说服她,“怎么就不算赚了?米同学,我发现你飘了啊?投资五百万,收回两千万,赚一千五百万,这还不够?说的好像你曾经参加过这种大项目似的。”

    米乐乐毫不客气地怼他,“那你也别说的好像只要你参加,那价值两千万的最大奖就必定是你的似的。大哥,我们现在还仅仅是筹备阶段!”

    张胖同学像只鼓溜溜的气球,被米乐乐这么尖利的一怼,顿时没了生气。

    “那你说怎么办?”他说这话真的只是本能地反问了那么一下,事先绝对没有提前想过。

    可他不知道的是,米乐乐却是早早就想过了。

    “张同学,你有没有想过把主演的年纪放小呢?”

    “啊?”

    “找演员既然这么不好找,那我们可以另辟蹊径找孩子啊?”

    “……”

    “剧本还是那个剧本,但如果我们的‘演员’全都是不到十岁的孩子,那岂不是也是另一种宣传?而且孩子演员的片酬绝对不会像大人一样要价那么高,还有可能前期先不用给钱。这样你的两百万就能全用到诸如道具啊等其他方面了。等最后我们拿下了两千万的大奖,到时我们再给他们片……”

    “停!你快给我停下!”张亿听不下去了,“正经科班出身的演员都不好找演技在线的,那孩子演员还能指望他们有演技?不行不行,这事儿可不行!两千万的大项目啊,麻烦你也走走脑子好吗?”

    米乐乐微微一笑,点开光脑另一个界面,甩给了张亿一个压缩包。

    “什么东西你直接说不就好了?还用得给我发?”他正想问个究竟呢,米乐乐表示她要先挂断了。

    结束通话之前,她说到:“你先看看,看完我们再谈。”

    ——

    剧本名叫《双生子》,讲的是一对自出生就被迫分离,然后走向了不同的道路,最后却又奇迹般的殊途同归的双生子的故事。

    其中一个叫蓝,被一个遭遇背叛从而事业被夺的黑社会老大给领养了。黑社会老大领养蓝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蓝在长大以后,能替他把他的事业从背叛者的手里再夺回来。

    另一个叫赤,被一个妻子儿子都让黑社会给报复杀掉的在职警官给领养了。警官领养赤的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让赤长大后也当警官,去扫平黑社会,让全星际都再没有黑社会的存在。

    兄弟俩就这样在彼此都不知道彼此存在的情况下,在完全相反的环境下长大了。

    很快他们就18岁了,蓝坐到了黑社会的第二把交椅,赤也荣升扫黑组副组长并且接到了近日会有大行动的命令。

    一次偶然,两个都自己为自己庆祝生日的人在游乐场相遇了,当时他们都戴着面具。在游乐场里戴着自己喜欢的面具玩耍早就成了一种司空见惯的习俗。

    可是面具能挡脸,身材却没有能遮挡的。于是旋转木马上,唯二的两个高大男生就这样眼睛对上了眼睛。

    那时候他们都不知道彼此有着血缘关系,只当第一眼就对对方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好感是因为男生天生爱交朋友的本性。

    仗着脸上戴着面具,两人都比平时的自己放松很多,就这样慢慢聊了起来。

    这一开聊,不得了了。

    蓝说其实他最喜欢的是红色;赤就说了,巧了,他最喜欢的正好是蓝色。

    赤说今天是他的生日,但他没有人给庆祝,所以只能可怜兮兮地自己来庆祝;蓝就说了,今天也是他的生日,他也没有别人给庆祝,所以才一个人来了这里。

    蓝说既然这么凑巧,那就一起吃个生日蛋糕啊?说他最喜欢吃的是抹茶口味;赤就说了,我们上辈子是兄弟吧?我也最喜欢吃抹茶口味的蛋糕呢。

    两个人高高兴兴地就找了游乐场的一家蛋糕店进去了。

    浑然不觉两个身形高大的男生一起说笑着奔着蛋糕店而去有什么不对的。

    进店后找位置坐下,点菜单时继续聊。

    一个说,你喝什么?只要不是薄荷冰茶就好。我最讨厌的就是薄荷冰茶,味道超奇怪。另一个就说,你怎么知道我最喝不了的就正好是薄荷冰茶?那让我猜一下你喜欢喝什么?

    两个人异口同声:白开水!

    心有灵犀之所以受人追捧,就是因为人可能穷其一生也找不到那个让自己产生心有灵犀感觉的iss right或者r right。

    就一起吃了一顿生日蛋糕,一起喝了一杯白开水,一起聊了两个小时,两个人就都情不自禁地对对方产生了好感。

    两人都想找对方要光脑号,可是想到自己的身份后又都不约而同地改了主意。

    最后分别时,他们互相约定:下个月的这个时间,他们还来这里。

    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还没到约定的时间,他们就在警方和黑社会火拼的现场遇到了。尽管他们已经都没有戴着面具了,但他们还是在眼神相对的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彼此。

    然而在这种立场绝对敌对的时刻,他们又能怎么样呢?

    蓝的身后有手下,赤的左右是一干兄弟,早就拼了命的在开火了,难道他们这当头的要站出来说“别打了,大家都是兄弟”?

    迫于形势,两人不得不假装不认识,继续交火。

    交火的过程中,蓝杀掉了赤的几个兄弟,赤也击毙了蓝的一干手下。

    但这时两人的养父都出现了,两个老人精居然看出来了蓝和赤的异样。他们同时对着自己的养子下令,要求他们必须杀掉对方。

    蓝和赤都迟疑了,然后就被彼此的养父各打中了一枪。

    就在这时,现任黑老大居然活过来了,原来之前被警官击毙都是他假装的。跟他一起活过来的还有他的心腹。

    这些人并不废话,端起武器就开始了无差别扫射。

    两个养父当场毙命。蓝和赤则因为先前各中了一枪而躺在地上,暂时没有再被击中。危急时刻,两人默契地开始了合作,并最终反败为胜,击毙了那个黑老大。

    剧本描述的最后镜头是:两人手拉着手并躺在了地上,胸口位置汩汩向外流着血。

    如果这真的是最后结局的话,米乐乐也不会为之惊艳了。

    在这最后的镜头之后还标注了一幕结尾彩蛋。

    张亿在上面清楚地写着:

    时间:片尾曲快要结束时。

    方式:同时播放两个镜头。

    内容1:一个是蓝拿着赤吃过蛋糕的一次性小勺进了一家黑诊所,一个是赤拿着蓝喝过白开水的杯子进了血缘基因鉴定所。稍后又是他们两个同样神情凝重地走了出来。

    内容2:约定的时间到,他们再次戴上那天相遇的面具到游乐场重逢去了。

    这个剧本之所以出彩就出彩在最后结局的处理上了。

    当观众们看到蓝和赤平躺在地上,胸口位置还在往外冒血的时候,他们肯定以为两主演这是都死了,这是一部悲剧电影。

    然而还没等他们难受一分钟呢,后面彩蛋上来了,两主演原地复活了。原来人家兄弟俩谁也不傻,竟是都偷偷去查了对方的身份。

    在亲兄弟面前,立场算什么东西?都可以一秒去死!

    这对双生子兄弟俩才是最大的赢家,不仅找回了自己失散的兄弟,还摆脱了原养父的掌控。尤其是蓝,这回可以重新开始了。

    这年头看电影的谁还喜欢看悲剧啊?又不是天生爱受虐。人们就喜欢像这样主角智商吊打其他一切反派和配角的爽剧,看起来就图一个顺心和痛快。

    因为两主演在对手戏的时候更多时间反而是戴着面具的,所以才会更要求演员的演技。

    米乐乐发给张亿的是什么呢?是江舟饰演蓝,江济饰演赤,两人戴着面具共享蛋糕时边说话的一幕。

    江舟的白长直以及优雅得体的说话方式,和江济的火红短发以及一说话就手舞足蹈的特点,都是那么刚刚好的切合了蓝和赤的人物特点。

    服装也很精心,江舟的是一套米白色休闲套装,成人款式的;江济的是黑色短夹克和淡蓝牛仔裤,也是成人款式的。让观看的人一眼就能意识到,表演的虽是两个孩子,但人家演的是大人。

    要说缺点嘛,也有,就是背台词背的很生硬。

    但这缺点在江舟的仪态美和江济的活力帅的映衬下,已经不怎么惹人注意了。

    观看的人反而会觉得,哎呀,这两个小孩子一本正经的学大人演戏怎么就那么可爱啊!说台词的时候是不是都不懂那是什么意思?实力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