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涅书网 > 玄幻小说 > 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 第二百三四章 医者自医
    金毛吼越过自己旁若无人的走狮子,玉七眼珠子转转,追上去,友好的摸摸大狮子的鬃毛:“金毛,小师妹天天带着你在竹海忙,要不要我和十九帮忙啊?”

    “不用,竹酒酿完,小不点今天又去了峰顶,现在本尊都帮不上忙,你们更加帮不上忙,你们还是找蘑菇采集植物种子砍树去吧。”

    “……”玉七很想将大狮子扔悬天河洗澡,奈何,小师妹最宠狮子,他不好欺负小师妹的宠物,忍了。

    不能收拾大狮子,不代表他不能戳痛脚啊,他装作关心的问:“金毛,你看起来心情不好?”

    “小不点去山上,不带本尊去,不开心。”

    “小师妹为什么不带你去山上啊?”小师妹去其他宗门都带着金毛,在玉岚宗反而不带金毛去主峰顶,讲实话,玉七也觉得挺奇怪的。

    “小不点说那位大人嫌我吃得多,带我上去怕我被大人扔下来。”金毛吼委屈极了,他没吃多少啊,他有控制食量的。

    “哈哈哈哈!”玉七实在忍俊不住,开心的爆笑,玉岚宗的长老没好意思嫌弃大狮子食量大,山上的大人倒是真相了。

    金毛吼忧伤的瞪暖师兄一眼,一个纵身飞进小不点住的宫殿的大殿,自己趴卧于地,拿出一盆糟鱼啃。

    金毛狮子终于有忧伤的时候,玉七心情超好,没追去大殿安抚狮子,他去掌门起居殿见了掌门,再去客院,将小师妹说要等明年冬季才外出的意思转达给玉清玉衡玉雪宗的几位。

    查护法等人没半分意外,安心的在玉岚宗做客。

    乐韵边爬主峰边控纵吞天螺给空间小海洋中的鸡心岛人工降雨,走得不急不忙,慢悠悠的飞到四万多丈高的小山凹平原。

    刚进种麒麟树的小平原,发现略有变化,非人类搬了张冰玉床摆在麒麟树附近,距树仅有九尺远,位置在面对湖的方向,在床的一侧还摆了套桌椅。

    非人类保持着人形模样,躺在冰床上“睡觉”,那姿势别提有多悠闲惬意。

    黑白讲,乐韵嫉妒了,她每天拼死拼活的忙活,非人类却过着朝看白露晚观夕阳的养老式生活,这对比妥妥的是要把人比进尘埃里去的节奏。

    再嫉妒也没办法呀,幽幽的瞅瞅在晒太阳的非人类,乐韵飞进人造空洞把放里头的木屋收起来,再出去,在距麒麟树有五里远的区域再将木屋拿出来放草地上,又搬出三栋木屋,组拼成一个四合院。

    她的木屋挺多的,玉清宗也帮她打造了两栋,一栋紫檀木制,一栋是有两层的漂亮竹制楼阁,两栋楼底下没有吊脚,只有防水防潮的柱础石。

    乐韵搬到草地上的是玉岚玉衡宗帮打造的木屋,两檀两金丝楠,高大恢宏,端庄巍峨,组成四合院,金丝楠木屋对金丝楠木屋,特别喜感。

    她进常居住的紫檀木屋中堂,将中堂里的长桌椅子收起来,摆放两大两小的四口灶,一口大灶煮白开水,一口大锅熬煮晒干的药材,一口小灶用锅煲松鸡汤,一口灶用药罐子熬煮新鲜的灵药。

    当灵植汤和松鸡汤煮开水,屋顶上方形成灵气涡。

    小萝莉不慌不忙的取出一把有大手指粗的香点燃,再分别放在每栋木屋的屋底,每栋房的各个房间也各点一支香,以香熏屋。

    熏香与灵食香混合,生成新的香味,有如白烟般环绕着房屋,袅袅飘飘,久聚不散,令四栋木屋有如被白云笼罩。

    玉灵在陪麒麟树晒太阳,小丫头跑来玩耍,不用他招呼,他继续晒太阳,当闻到特殊的香味,飘进小丫头的木屋,幻化为人形,伸手揉揉小家伙的短发:“小丫头,你在鼓捣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在给我自己配丹药,前辈,等会我要沐浴。”非人类无孔不入,乐韵觉得必须先打预针,免得他突然跑来造成翻车现场。

    “小丫头,你好好的,怎的还要配什么丹药?”玉灵无法理解小丫头,据他所感知小丫头比谁都完美,她哪需要服什么丹药。

    “我身体有缺陷,我给自己配丹药医治。”她哪好了?身高太矮,子宫畸形发育,那么大的缺陷,东辰大陆灵气足,治好了再回去才是正理。

    玉灵看不出人类小丫头有什么缺陷,又恐是属于女子忌晦的缺陷,他身为男子也不宜问,直接飘走,小丫头是个女娃娃儿,她刚说等会要沐浴,他再呆着岂不显得不正经?

    为了不让小丫头误会他有什么不良嗜好,玉灵自己果断的从木屋飘出,又躺回自己的冰玉床,陪麒麟树晒太阳。

    感知无比灵敏的乐韵,自然知晓非人类的行踪,他在照顾麒麟树,她自己呆在木屋守着自己的药,当松鸡煲足四个钟才将锅搬到地面凉置,改而另外放一口锅在上头,煲鱼头汤。

    再将煲药的药罐里的汤药倒出来,再注灵泉水煲第二遍,之后,将松鸡汤锅开盖子,松鸡塞在一只妖兽羊的胃袋子里,锅里的汤煲成了果冻状,羊胃袋子里的松鸡连鸡骨都已经融化,汤变成了胶质状的茶红色膏状。

    乐韵只用了半只松鸡煲汤,胃袋子里的药和松鸡煲成了膏仍然有十几斤的量,再加上锅里的汤,共有三十几斤。

    相对她的食量来说,那份汤药量有点大。

    她配制的药是治子宫畸形的专用汤药,为了效果,哪怕份量大也得全部吃掉,因此,乐韵没有吐槽,将早准备好的紫竹筒药酒拿出来,切开竹筒把酒倒进锅里冲和鸡汤。

    倒了三筒竹酒,再把酒和鸡汤拌匀,将羊胃袋子捞出来另外用盆装着收进储物器,拿出锅勺汤喝。

    一碗接一碗的灌汤,乐韵边喝汤边修炼消化药汤,喝了十几斤,停一停,将灵植汤喝下去,再继续喝鸡汤。

    她有节奏的把鸡汤喝光,收起家什,拿出一只大盆放地面,再在盆里放一只洗澡桶,往澡桶里倒进有灵植泡制的药酒,再将用大锅煲煮着的滚烫灵植汤倒进沐桶,给大锅加水继续煲煮。

    滚烫的灵植与药酒相中和,温度约有七十度左右,试了水温,乐韵再把另一口大锅煮的白开水勺一些放在大盆里,以隔桶传热的方式给药桶里的药汤传热保温。

    准备工作做好,摘掉发冠,脱了外袍,只穿贴身衣服进浴桶,桶里的水刚刚与肩平齐,因为水温高,热蒸气上升,瞬间将她的脸蒸得烫烫的。

    泡在浴桶里,乐韵才解开贴身衣服,取特殊型的医用针给自己小腹扎针,一连扎了上百根针,安静的站在药汤里闭目修炼。

    她合目入定,吸引着药汤的药力涌进中空的医用针涌向小腹,全身毛孔也在吸收药力,以至木桶里的药汤再也没有水蒸气上升,所有热量与药力全部被吸走,药汤的颜色也慢慢变淡。

    小萝莉站在水里泡了一个钟,一桶药汤变成了茶色的清汤,再无任何药效,而水温仍保持在四十度左右。

    药汤的力量被吸光,乐韵也结束修炼,拔了医用针,系好衣服出沐桶,倒掉水,再次往浴桶里倒马奶和药汤,又泡一次药浴。

    泡了两次药浴,时间已经到了半下午,神清气爽的乐小同学弄干头发,把药浴后的药汤送到远处倒掉,回到小木屋把煮开火的锅换另一只锅炒制茶叶,一边煲鱼汤一边炒制茶叶。

    鱼汤煲到傍晚出炉,干掉。

    那锅鱼汤是助长高的专用药,苦得要命,辣得要命,自己整出的配方,乐韵是一连流泪一边吃,吃完一锅鱼汤,人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于是,她不得不第三次沐浴。

    将自己收拾干净,乐小同学自己都闻到自己的皮肤呼吸时有丝丝像黄莲一样的味道,特别苦闷纠结,也无可奈何,顶着苦瓜脸,带着海螺去悬天河收集水。

    她给自己配药有时间要求,所以只能白天熬药泡浴,晚上去收集水。

    最终她没去成,因为非人类把她截胡,抢去了收集水的工作,让她晚上安心修炼或者安心的煲药。

    有非人类愿意代劳打水,乐小同学求之不得,高高兴兴的把装海螺的储物器给非人类,她爬回木屋,继续煲药汤,炖驼掌。

    驼掌炖到晚上子时后出炉,再另炖一锅,到凌晨的寅时初,她开始煲松鸡汤,再次熬煮药浴用的灵植汤和喝的灵植汤。

    玉灵带着吞天螺披星戴月的当打水工,取光了半月湖的水,还去下游几万里之外的地方截悬天河,把四个海螺装满才返回玉岚主峰顶。

    他回到小平原已是凌晨卯时初,怕吓到人类小丫头,先没去木屋,等天亮后才将海螺送给她,约好天黑后他再到木屋拿海螺去帮取水。

    非人类太贴心,揽走取水大凭,乐韵心情美好,先给鸡心岛和牦牛平原人工降雨,再喝鸡汤,泡药浴针灸。

    因为改在凌晨即熬药汤,她的药浴针灸时间也在卯时末开始,于辰时尾结束,多出来的时间用于提炼灵植,半下午才煲助长高的鱼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