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涅书网 > 都市小说 > 偏心眼 > 289 我那个男朋友啊
    霍敏想,男人都说不了邋遢的女人,虽然她也是邋遢大军中的一员,但还是挺想瞧霍忱生气的。

    生气吧!

    让姐姐高兴高兴!

    “下次你就不要动,等我自己整理就好了。”

    回来的时候累的不行,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霍忱继续白她。

    霍敏:“……”

    这就完了?

    男子气概呢?

    霍忱和寇熇的关系就这样,寇银生那边也很安静,反正没人着急结婚,那自然没人动气,他就不信自己的女儿就能守着一个过,万一哪天就看上别人了呢。

    不过这个万一很明显没出现在寇熇的身上,于嫣叛变了!

    爱上别人了!

    换了偶像去迷!

    实在是不愿意在霍忱这个坑里继续趴着了,瞧着太傻了!

    觉得霍忱就是个大傻子!

    而且脱粉以后,再回头来瞧这件事,她认为霍忱也无非就是个很努力抱大腿的男人而已,没什么骨气,女朋友在外面和这个和那个好也没瞧见他发过什么脾气,人家家里不欢迎他,还一个劲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这种男人迷他作甚?

    脱去光环,觉得这男人也就一般般了。

    正在欣赏别人的画报,方敏推门进来,送了一些水果。

    女儿也就偶尔周末回来。

    “看什么呢?”

    一进门就瞧见孩子很明显藏的动作,她不是很理解,不就是看霍忱嘛,她都习惯了。

    她一说于嫣反而不藏了,就大大方方任由方敏来看,方敏一瞧,这又谁啊?

    “这是……”

    “我新偶像。”

    方敏:“……”

    “霍忱怎么又不迷了?”

    “霍忱老了,脸都不行了,身材也不行了不是我喜欢的范儿了……”

    讲道理,霍忱的颜值她认为是崩了,无法让她的心再跳动了那就是不迷了呗。

    方敏:“……”

    这老的也忒快了。

    老就老吧,只要能脱粉比什么都强。

    照顾完小的,中午专心照顾老的,寇银生打球回来似乎很高兴,难得脸上都带着喜气,他一高兴方敏就跟着放松心情,你不晓得,寇银生的这个脸一冷下来啊,方敏的心就提上去了,生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惹怒他,给倒了茶问他,“今儿瞧着你挺高兴的。”

    寇银生挑眉:“嗯,遇上朋友打了几场球。”

    方敏心里想,肯定就不是打球的事儿,打球怎么可能会让你如此开心呢。

    其他的也就没多问,倒是晚上寇熇回家吃饭,她从健身房直接回来的,车子进门方敏就等在门边了,见寇熇下车,伸手去接寇熇的健身包:“又去健身了?”

    “嗯,有时间就过去一趟。”

    “你就是精力旺,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每天只想着躺一躺,休息休息。”

    寇熇笑:“我也想躺,可怕胖啊。”

    女人这辈子的事业不就是减肥减肥嘛,尽管她觉得自己胖不起来,但还是要严格要求一些,美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自己。

    “我爸在家呢?”

    “在家呢,中午就回来了,回来以后心情特别的好,我问他是不是有什么高兴的事儿,说是打球打的开心了……”拥着寇熇往屋子里走,方敏的手落在寇熇的腰上她不停摇头,这丫头一点都不胖,还成天这样的锻炼。

    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她以前是教人跳舞的,跳舞那是营生没有办法,靠这个吃饭的,那时候就想着哪天能不跳了就好了,你说现在还有人愿意天天累自己的。

    “老寇也挺好哄啊。”

    “快进来吧,就穿这么一点也不怕着凉。”

    方敏看她衣服穿的不多,这又是从健身房回来的,要是吹了风就麻烦了。

    不过寇熇的身体素质一直都很棒,她很少生病,一年到头能病上个两次就算是多的了。

    “……厨房今儿把鱼换了一种做法,我觉得还挺好吃的,你等会尝尝。”

    寇熇进家门,家里开餐。

    桌子上坐着四个人,方敏试着暖场,也尽量替于嫣描补描补,现在于嫣不迷霍忱了,大家就可以相安无事了。

    “于嫣啊,你之前不是说有不会的题想请教你寇熇姐的吗?”

    于嫣白了自己妈一眼。

    就你事儿多!

    你拍马屁还得带上我!

    好烦!

    看不惯!

    你都成寇银生老婆了,干嘛还和大丫鬟似的。

    感觉就名不正言不顺的那种,总怕谁啊。

    “寇熇姐都毕业那么多年了,可能都不会了吧。”她呵呵笑了两声。

    土暴发户,你还真当她是天才呢!

    呵!

    她以前迷霍忱,所以知道霍忱念的那个学校,说是叫重点高中其实就是个屁啊,寇熇成绩再好,那也是个普高,有什么好得瑟的,没有钱镶金边你寇熇毛也不是,哼!

    “什么题啊?”

    “就她上课的那些,这孩子的成绩叫我头疼。”

    可能当家长的一说起来孩子的成绩就讲不完,方敏给于嫣请了一对一的家教,可成绩完全不见提高,那补习的老师侧面也跟她提了提,说于嫣的脑子不是太聪明,方敏很是无奈,不聪明也得补啊,你总得为她以后铺铺路的。

    “高中的课程应该不难的。”

    于嫣翻白眼!

    敢问你高中考第几名啊?有多牛逼啊。

    “那我去拿课本吧。”

    不难是吧?

    于嫣离开餐桌,立即跑上楼,她就是想给寇熇难看,心里想着,妈的一天不装逼你能死啊?

    寇银生就顾着看热闹了,于嫣这小孩到现在,他是不抵触不喜欢,人家的孩子和他无关,但这孩子养的是相当失败,有什么心思全部都写在脸上,藏都藏不住,还瞧不起自己妈,她但凡能学到方敏三分那就足够她这辈子用的了,不过依着他看,这小丫头除非将来找个听她惯着她的,不然感情方面瞧着吧……太自我的人肯定要跌跤的。

    方敏的脸一阵白一阵黑,你说吃吃饭你跑上楼拿什么练习册?

    于嫣不管这些呀,寇熇出糗她就开心啊。

    姐俩挨着饭没吃饭,弄上练习册了,寇熇这些东西也扔了很多年,但基础还在,教一个于嫣绰绰有余,只是讲两道题她已经内心宣布放弃了,孺子不可教!

    太笨了!

    你问她明不明白,孩子一个劲的点头,可眼睛里写满了疑问,明明就是不懂,但又不问。

    方敏挺高兴的,觉得于嫣要是能听寇熇的话也行。

    “先吃饭吧。”寇银生发话。

    方敏笑:“寇熇要是能帮我管管于嫣,那阿姨可就真的谢天谢地了……”

    “她哪里有时间。”寇银生开口。

    佣人端着窝窝头送到寇银生的手边,他现在保养的就更厉害了,精细粮很少吃,让自己吃的糙一些,寇银生叫佣人给寇熇送过去两个:“你送她那边去。”

    送到眼前寇熇尝了两口,“这个又改良了啊,味道不错。”

    “多吃粗粮对身体有益。”

    寇熇:“我现在还年轻,身体还能挥霍一段时间。”

    “也不年轻了。”寇银生淡淡道。

    一眨眼的时间,孩子长这么大了,长长都在回想她念高中的岁月,那时候孩子虽然不听话吧,可他也还年轻呢,有无限的精力又是打又是骂的,现在都懒得张口了,想当年那事业做的也是相当的成功……

    一人上岁数啊,就喜欢回忆过往,这是寇银生最讨厌的,他讨厌老,讨厌镜子,因为镜子把他照的一点都不帅了。

    想起来自己年纪的问题,搞的脸上的笑容又没有了。

    也不是只有女人才怕衰老,其实男人某些时候也怕。

    你比如他年轻的时候,他就喜欢打扮自己,每天都要打扮,穿什么样的衣服弄什么样的发型,但现在也只剩下了养生养生了,哪怕娶了方敏,他也没觉得自己年轻几岁。

    “你还年轻不就好了。”寇熇瞧出来她爸的情绪了,老寇这人啊,怕老!

    嘴上不说,但很在意的。

    很多年前就念叨过一次,寇熇就知道他怕老了。

    “我爸以前那是上中响当当的人物。”寇熇开始拍老寇的马屁,反正想当年那是真的很有影响力,寇银生三个字念出来,谁不知道那人长得好,人人都夸是美男子,她奶就喜欢她爸长得好,喜欢的恨不得天天看,寇熇莞尔一笑:“阿姨要是早个十年,可能都没机会认识老寇,太耀眼了。”

    方敏笑:“我是听你七哥说过……”

    寇银生的情绪淡淡舒展开了,以前的事儿多提提,他也能多开心开心。

    吃过饭父女俩去书房,寇银生瞧着不孝女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百般滋味浮上心头。

    寇熇现在是越来越端庄了,可越是端庄越是少了点随性,小时候往哪里一坐就是一个坑,哪里有什么样子啊。

    “这什么茶,还挺香的。”寇熇拿起来杯子闻了闻。

    “晚上少喝茶。”寇银生怼她。

    “我听阿姨说你今儿打球回来挺开心的。”

    “嗯,遇上老朋友一块儿吃个饭。”

    他的女儿啊,年纪已经不小了,可他怎么还是想她单着呢,最好单到五十岁,那个时候他也不稀得管了。

    嫁霍忱他从未想过,觉得哪怕让寇熇单到五十岁也比嫁给霍忱强。

    “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你离于嫣远点。”

    “阿姨也就那么一说,你以为她还能当真啊。”寇熇笑笑。

    方敏不至于说那么没有分寸。

    “她那种是天生的笨人,教了也没用。”寇银生嘴里眼里心里都很瞧不上于嫣,虽然是继女,但差的也太多了。

    和自己的孩子站在一块儿,于嫣就像是给寇熇提鞋的,可能提鞋都不配!

    “慢慢教嘛。”寇熇说话比老寇要来的婉转的多。

    于嫣她就瞧一眼,觉得问题可能出在根基上了,根基都没打好,现在讲什么她都听不懂,这样下去也不会好起来的。

    “有些人值得教,有些人就算了。”

    寇熇放下茶杯。

    “你这是指桑骂槐啊,想说什么你就说吧老寇,别闷在心里。”

    “我想说什么了,是不是你太敏感了。”寇银生嘲讽寇熇:“怎么教了个不太入流的男朋友搞的自己都不太自信了,别人讲两句,你就觉得人家是在影射。”

    “行行行,吃过饭了,那我回去了。”

    寇银生恼火。

    “才吃过饭而已。”

    马上抬腿就走,你当我这里是饭店吗?

    想见寇熇,就想让她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不然这个家让他觉得有点大,寇银生心里想什么,他永远不会用嘴讲出来,想当初提那个要求无非就是他真的很想亲生女天天在眼前晃。

    “回去了。”

    寇熇摆摆手。

    她和老爷子也没什么好讲的,省得还得听你讲我那个男朋友怎么样怎么样,人不是挺好的。

    出了门开车往家回,半路霍忱打电话回来,说要后半夜才能回来,他有工作。

    “知道了。”

    “不用等我。”

    “好。”

    回了家收拾收拾,十一点多她就睡下了,霍忱是后半夜两点多才回来的,去拍了个广告,助理送他回来然后五点钟说是过来接他,因为马上要进组,这次进组可能就是两三个月之内都回不来了。

    他回到家开始收拾行李,要带的东西也没那么多,七七八八的东西装一装,觉就等着上车以后再睡了,行李提到门口,本来都已经打算穿鞋了,又回了头回了主卧室。

    她睡的是天昏地暗。

    霍忱上了床,把她人搂进怀里。

    “我走了啊,要进组拍戏,可能三个月之内不能回来了。”

    “嗯……”

    “听到了没。”他压低声音,怕她听不到,又觉得她根本就没睡醒。

    寇熇抱抱他,没有睁眼睛。

    “听到了,一路平安!”

    他低着头亲亲她的脑门。

    “走了啊。”

    “好。”

    放人放回去,她继续又睡,霍忱站在门边慢慢带上门,直到客厅的光彻底从卧室当中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