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涅书网 > 都市小说 > 侯府小哑女 > 第228章 一巴掌打下去真爽(三更)
    啪!

    永泰帝的脸颊挨了一巴掌,脆响。

    孙邦年不敢置信,眼睛都瞪大了,死死地盯着陶皇后。

    陶皇后却觉着很爽,她早就想这么干了。

    她感受着手掌上的力道,回味着那一巴掌打下去的滋味,差点爽死她。

    打皇帝耳光的皇后,她也算是前无古人,后面有没有来者不确定。这

    反正,她算是开了一个先河。

    “陛下!”

    陶皇后轻声呼唤,试探永泰帝的反应。

    “陛下,你看看臣妾!”

    永泰帝缓缓回过神来,他轻轻抚摸脸颊,有点疼,好像是被人打了。

    谁敢打他?

    他目光不善。

    陶皇后面色镇定,“陛下,你好点了吗?孙邦年说你被魔怔了,怎么叫都叫不醒,臣妾一听,慌得不行,急急忙忙赶过来。谢天谢地,陛下你总算好转。”

    永泰帝蹙眉,“朕被魔怔?”

    “正是!陛下请看,天已经黑了。”

    永泰帝抬头,朝大殿门外看去,果不其然,天色已黑。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

    他一声叹息,“朕竟然会被魔怔。”

    难道是因为今日受了太大刺,臣妾已经听人说了。那帮朝臣,个个黑心烂肠子,竟然敢逼迫陛下,该死!不过陛下也不要太生气,当心坏了身子,便宜了那帮朝臣。而今,天气渐冷,灾情越发严重。百姓需要陛下,天下需要陛下,朝堂更需要陛下。陛下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啊!”

    永泰帝看着她,“你果真关心朕的安危?”

    陶皇后一副受到冤屈的委屈模样,泫然欲泣,“陛下还是不信我吗?陶家无根无基,能依靠的唯有陛下。臣妾敢说,世上没有任何人比臣妾比陶家,更希望陛下健健康康,长命百岁。”

    永泰帝嗤笑一声,“你不为三郎打算吗?三郎是嫡子,又颇得人心,你心中难道不是想着让三郎继承皇位,取朕而代之。从此以后,你做太后,陶家富贵更胜往昔。”

    陶皇后一声叹息,正色道:“此乃诛心之言。陛下非要我死,才肯罢休吗?若是我死,能换来陛下的安心,我可以去死。只求你善待陶家,善待二郎,三郎,还有定陶。他们都是无辜的。”

    “没有人是无辜的。这次天灾,陶家大发难民财,买了多少土地,多少田奴?你当朕一无所知吗?”

    陶皇后并不否认,“陶家的确买了一些土地和田奴,可是比起那些世家,不过九牛一毛。而且,秋收之前,陶家已经罢手。陛下要求朝臣捐献粮草赈灾,陶家也是最积极的一个,共捐献粮草五百担,数量排在前三位。

    陶家不是最富,也不是最优权势的家族,可是在支持陛下这方面,陶家绝对是最积极,最踊跃的家族。陛下不用陶家,反而处处防备打压陶家,难道还有其他家族比陶家更适合做陛下的鹰犬吗?那些世家能比陶家更听话吗?”

    永泰帝沉默

    是的。

    没有比陶家更适合做打手的家族。

    也没有比陶家更听话的家族。

    永泰帝突然发现了陶家的好处,或许他可以继续利用陶家,直到榨干陶家最后一滴血。

    他盯着陶皇后,“朕可以不打压陶家。只是,陶家还堪大用吗?”

    陶皇后心头一跳,眉头微动。

    听这语气,皇帝打算让陶家去做脏事?

    陶皇后郑重说道:“只要陛下需要,陶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即便是脏活,也是陶家的机会。

    没有什么比权势更重要。

    陶家走不了世家路子,那就靠做皇帝的鹰犬,获取权势。

    有了权势,还怕没人跟随效忠?

    永泰帝笑了起来,他握住陶皇后的手,一如多年前那般温柔亲近。

    仿佛这几年的芥蒂,打压,都是一场虚幻的梦,不曾发生过。

    可见,皇帝也是演技派。

    只要他愿意,他可以拿出世上最佳表演。

    “有皇后在朕身边,真乃幸事!过去委屈了皇后,从今以后,朕与皇后撇弃前嫌,一如往昔。”

    陶皇后抿唇一笑,眼波流转,全是温柔小意,“臣妾和陶家,全凭陛下吩咐。”

    帝后二人,算是达成了共识。

    这个晚上,皇帝顺理成章歇息在未央宫,并赏赐诸多财物。

    ……

    一大早。

    陶皇后坐在妆台前梳妆。

    她面色平静,眼神冷冽,不复昨日的温柔小意。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角出现了细纹。稍微一皱眉,额头也出现了数道细纹。

    她轻抚自己的脸颊,依旧光滑白皙,但,的确老了。

    肌肤没有以前那般紧致,多了数条纹路。

    “本宫美吗?”

    宫人忙说道:“娘娘是奴婢见过最美的人。”

    陶皇后笑了笑,抿唇的时候,唇角也出现了细纹。

    “本宫老了,比不上年轻小姑娘鲜嫩。难怪陛下以前都不肯来未央宫过夜。”

    说完,她自嘲一笑。

    “娘娘比小姑娘还美!”宫女拍着马屁。

    这话听听就好,不必当真。

    梅少监从外面进来,躬身说道:“娘娘,陶大人来了!”

    “叫他稍候片刻,本宫一会就出去见他。”

    “诺!”

    陶皇后穿戴整齐,一如既往地朴素打扮,在宫人地簇拥下,来到偏殿。

    “给皇后娘娘请安!”

    陶老大躬身行礼。

    “哥哥不必多礼!”陶皇后挥挥手,宫人全部退下,只留下梅少监在身边伺候。

    兄妹二人,面对面,席地而坐。

    陶皇后亲自泡茶,“今儿叫哥哥进宫,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陶老大有点紧张,生怕又出现意外。

    这几年,陶家犯太岁,处处不顺。

    他很恼火,却也无可奈何。

    只盼着日子平平静静,不要再起波澜。

    陶皇后抿唇一笑,“哥哥不必紧张,是好事。”

    “还有好事?”陶老大有点不敢相信。

    这几年,好事和陶家几乎绝缘。

    陶皇后郑重说道:“陛下打算重新重用陶家。”

    陶老大愣住,脸上不见喜,只有忧。

    他问道:“皇后确定?陛下果真打算再次启用我们陶家?”

    “昨晚,本宫亲自和陛下确定了此事,哥哥不相信陛下,总该相信本宫。”

    陶老大蹙眉,“这算什么好事。陛下重新启用我们陶家,无非就是让我们陶家帮他干脏活累活。等活干完了,他又该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皇后啊,我要是死了,陶家可就真的完了。你那些侄儿,还担不起家族重任。”

    陶皇后冷哼一声,有些不满,“你当本宫是傻子,想不到这点吗?”

    陶老大一脸懵逼,“皇后既然知道陛下会过河拆桥,为何还要答应替他干脏活?”

    陶皇后正色道:“陶家现在最缺的是什么?是权势!替陛下干脏活,趁机获取权势,你难道真想放过这个机会?另外,有了上次的教训,本宫自然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再次跌倒。不用等他过河拆桥,本宫先拆了他。”

    陶老大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他压低声音,悄声问道:“如何拆了他?”

    陶皇后没透露太多,只说道:“等三郎赈灾回来再说。”

    陶老大蹙眉,又问道:“皇帝需要陶家干什么脏活累活?”

    陶皇后郑重说道:“陛下对世家深恨之,偏偏暂时拿世家又没办法,也缺少了一个动刀兵的借口。陛下需要陶家制造一个针对世家的借口,陛下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动手。”

    陶老大蹙眉,“金吾卫手里头,应该不缺世家的把柄。陛下要对世家动手,只需金吾卫将证据亮出来。为何还要陶家做马前卒?”

    “金吾卫手中的确有许多证据,但还不够。还缺少一个将证据拿出来的契机。陶家要做的事情,就是创造一个契机。”

    陶老大心头有点抗拒。

    上次帮皇帝诛杀诸侯王,陶家的下场真的将他弄怕了。

    皇帝翻脸无情,他真的不想帮皇帝做脏活累活。

    可是……

    陶皇后明显很心动。

    陶老大思前想后,“只是创造一个契机,方便皇帝下手。其他的事情,不用做?”

    “动静越大越好,最好大到传遍全天下那种程度。”陶皇后吩咐道。

    陶老大蹙眉,这么大的动静,是要死人啊!

    到底是死陶家人,还是死世家子弟?

    陶老大很为难,“皇后能否将话说清楚,到底做到什么程度?”

    “做到起刀兵的程度。”

    陶老大唬了一跳,“皇后糊涂!事情即便办成了,陶家瞬间也会多出数个仇家。不划算啊!”

    “陶家已经没有退路,你还要当缩头乌龟到什么时候?难道你希望陶家彻底被边缘化,任何人都能上前踩一脚吗?若是父亲还活着,定会同意本宫的决定。想要权势,就得豁出性命去搏。你连拼命都不敢,本宫还能指望你什么?”

    “陶家没有本钱去拼命,一旦输掉,家族覆灭。这个结果,你承受得起吗?”陶老大厉声反驳。

    陶皇后呵呵一笑,“要么生,要么死!苟延残喘的生活,你还没活够吗?本宫不妨同你说一句实话,陛下的身体情况,精神状态都不太好。”

    轰!

    陶老大耳朵轰鸣,眼前仿佛有星光闪烁。

    他心惊胆战问道:“当真?”

    ------题外话------

    推荐雨凉新文《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

    (欢宠文,双洁,一对一!)

    京城有传,有着蜀和国第一美人称号的三王妃新婚夜就被打入冷院,不但备受凌辱,为了生计还不得不贱卖嫁妆——

    京城还有传,三王妃因不堪受辱,神志俱损,疯癫成性,连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二王爷都分不清了,见着五王爷喊二王爷,见着二王爷喊三王爷——

    对于传言,忙着数银子的美人王妃嗤鼻冷笑。

    谁造得谣,问候他十八代祖宗!

    卖嫁妆怎么了,她想跑,难道还要把值钱的东西留给别人?

    认错人又怎么了?原装的夜千鸢都死翘翘了,她一个现代人士,谁认识那些劳什子王爷!

    一切准备妥当,潜逃当夜,却被妖孽挡路——

    “王妃携巨款赶路,多有不便,不如本王送你一程,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