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涅书网 > 都市小说 > 金凤华庭 > 第四十三章 搅和(二更)
    顾轻衍是真没想到楚宸这么短的时间就让善亲王妥协了帮他娶安华锦。且不顾脸皮地找到了陛下面前。

    这时候,他忽然有些庆幸安华锦为了拖着婚事儿说出招婿入赘的话,否则,哪怕他们婚约顺利履行,以楚宸和善亲王的胡闹劲儿,还真够他们折腾喝一壶的。

    “既然善亲王灰头土脸回府了,爷爷还担心什么?”顾轻衍看着顾老爷子。

    顾老爷子凝重地说,“小丫头招婿入赘的消息一旦传的人尽皆知,那么你与她的婚事儿,就只能取消了。”

    “不会。”顾轻衍肯定地说,“张宰辅倒台了,朝局堪堪稳住,陛下如今比以前更想安稳住南阳军,不会轻易解除安顾婚约。陛下也想先拖着。”

    “若是因为善亲王进宫,陛下思索下,觉得有更好更适合的人呢?”顾老爷子看着自己孙子,这才是他最担心的,毕竟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己这个孙子喜欢上那小丫头陷进去了。

    顾轻衍眉心一动,“爷爷觉得有谁比顾家比我更适合?”

    “七皇子呢?”顾老爷子问。

    顾轻衍淡笑,“他身为皇子,更不能入赘。”

    “若是不入赘呢?陛下就让七皇子娶呢?”顾老爷子这话不是胡言乱语,他有一定的理由,“若是善亲王不进宫闹这一场,不给陛下一个是不是可以换个人的打算,陛下没这个心思,认准了你,也就罢了。但如今有人给他了这个心思,他会不会多想,若不是你娶安华锦,换个人是不是能娶?楚宸能不能真娶?楚宸娶,那不如楚砚娶。”

    顾轻衍蹙眉。

    “你虽然聪明,但不见得比爷爷更了解陛下,爷爷是看着陛下长大的,以前陛下对安家有防范怀疑之心,对七皇子没有给储位之心,也是基于对安家不放心。但如今张宰辅案发,陛下对安家,显而易见地觉得误会了太多年,心里定然很是愧疚,自然要转变态度,自然对七皇子也会转变态度。如今二皇子暴毙而亡,三皇子还没有定论,但也算牵扯进来了,得不了好,最有争储之心的两位皇子都白搭了,那么七皇子,自然首当其冲在陛下的考虑之内。”

    “不得不说,善亲王选的日子好,张宰辅案快收尾了,闹了这么久,陛下的心也渐渐定了下来,是正会多想一番的时候。若是让七皇子娶安华锦,将来七皇子登大位,夫妻一体,安家兵权集中皇权,岂不是比顾家和你更好?你站在陛下的位置上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顾轻衍不说话。

    顾老爷子又分析道,“安家人求的是什么?你也说了,不见得是什么门楣传承,百年来,无非是护着南阳军,护着天下百姓,所以,陛下若是真有这个心思,你说,能不能取消让那小丫头打消入赘的想法?嫁给七皇子?这可是双赢之局。那小丫头也不见得会反对吧?”

    顾轻衍心情忽然烦躁起来,抿起了嘴角。

    “你想想,有没有这个可能?”顾老爷子看着他。

    “有可能。”顾轻衍不得不承认,还是他爷爷更了解陛下,从善亲王今日进宫,便能想到这许多他目前还没想到的事情。

    他忽然恨的牙痒痒,楚宸和善亲王,真是个搅和精。

    “你若是真想娶小丫头,得快些想办法。”顾老爷子疼孙子,不想他这么冷情的性子好不容易动了春心最后落个娶不着人的下场,那他不敢想象以后还能不能有人让他动第二回春心。

    这孩子凡事儿太执着了。执着是好事儿,但是过于执着,不是什么好事儿。

    “我知道了,多谢爷爷。”顾轻衍抬眸,“我会想法子的。”

    顾老爷子颔首。

    夜深人静,顾轻衍第一次失眠,顾老爷子离开后,他站在窗前,看着窗外夜色,想了很多。

    想的最多的,便是若陛下提议取消安顾婚约,让七皇子娶安华锦,安华锦会不会反对?

    虽然她喜欢他,他能感受得到,但他还是有些拿不准,毕竟她很喜欢兵书,对南阳军亦是考虑最多。南阳军对安家来说,无异于彼此是彼此的灵魂。南阳军少不了安家人,安家人也放不下南阳军。

    为了南阳军,安华锦会不会嫁给七皇子?既能保他登上大位,又能保南阳军至少百年安稳。

    他有些头疼。

    善亲王回府后,也摆出了一脸凝重之色地将楚宸叫到了自己面前。

    楚宸瞅着他爷爷,虽然一早就知道陛下可能不会答应,但还是有点儿伤心失望,他瞅着善亲王,“爷爷,就算陛下没答应,您也不该是这副神色吧?”

    善亲王想脱下鞋底子揍他,“混账东西,我这些年为了你,连老脸都丢尽了,这一回,更是得罪顾家了。”

    “得罪顾家怕什么?咱们宗室,一直也不是靠着不得罪人立足的。”楚宸不以为然,“只要陛下不恼您,不就没事儿?”

    “话是这么说,可是……哎。”善亲王叹了口气,“陛下对我说,安家那丫头,一直想要招婿入赘,根本就没打算嫁人,无论是顾轻衍,还是你,都不太可能,让我别想了,也让你干脆死了这条心。”

    楚宸一愣,竟然是这样吗?

    善亲王看着他,板着脸严肃地说,“我以前不管你怎么胡闹,但入赘的心思,你最好给我别有。善亲王府只有你一脉单传,你别活活气死我。”

    楚宸自然不敢有这个心思,善亲王府只他一个,生他养他一场,他不能忘了祖宗。更何况,别说他爷爷不准,陛下也不见得准,没有哪个皇室宗室子嗣入赘别人家的。

    他皱眉想了一会儿,“陛下真这样说?”

    “我还骗你不成?”善亲王横眉怒目。

    “不是,我也不是怀疑爷爷您的话,只是觉得,那小丫头真不想嫁给顾轻衍?那她招婿入赘,打算招谁啊?”楚宸不会对他爷爷说安华锦喜欢顾轻衍的事儿,只能迂回地说出心中想法。

    “谁知道,反正陛下这样说,如今婚约没解除,大约是陛下不同意,想拖着。”善亲王也不是吃干饭的,隔三差五去找陛下哭诉提要求要东西,自然懂得揣摩几分陛下的心思。

    “那您凝重个什么劲儿?”楚宸盯着他,总觉得这老爷子今天不太正常。

    “我可能误打误撞,解决陛下的难题了。所以,我说得罪顾家,怕是要得罪狠了。”善亲王与顾老爷子说出同样的话,“顾轻衍娶不成,你也娶不成,那换个别人呢?”

    “换谁?”

    “七殿下。”顾老爷子凝重地说,“七殿下若是娶安华锦,也许,如今才是最合适最让陛下省心的那一个。”

    楚宸猛地睁大眼睛,“不会吧?爷爷您别胡说!”

    善亲王觉得自己也许还真没胡说,今日他跑去,没为孙子办成事儿,也许给陛下打开了一扇窗,没那么死心眼盯着安顾联姻了,也许琢磨着琢磨着,就琢磨到自己儿子身上了,怕是怎么想怎么行。

    楚宸听善亲王分析完,也懵了,惊了。

    在他爷爷看来,他捣乱一场,若是真毁了安顾婚约,那是让顾家和顾轻衍没面子的事儿。但他最清楚,顾轻衍若是知道,怕是恨死他了,他是真想娶安华锦的。至于为什么还没娶到,估计就是因为安华锦要招婿入赘的想法,才拖延着。

    虽然善亲王府不怕得罪顾家,但是被顾家和顾轻衍恨死,又是另一码事儿了。

    他与善亲王相顾无言半晌,他郁闷地说,“您说,若是这样,楚砚乐意娶安华锦吗?安华锦乐意嫁楚砚吗?”

    “七皇子有何不愿?亲表妹,亲上加亲。至于安华锦,姑姑做婆母,又疼她至极。七皇子登大位,安阳军百年无忧。何乐而不为?”善亲王觉得这么好的选择,七皇子人也不错,也是人中龙凤,虽然不及顾轻衍弹指风华,玉树芝兰一般的人,但也清俊模样好,人虽寡淡些,但性子却沉稳,没有多少不好。

    楚宸:“……”

    他一时没了话,这都叫什么事儿?合着,也许,他爷爷和他折腾一场,会为他人做嫁衣?楚砚不要太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