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涅书网 > 都市小说 > 凤策长安 > 529、都是外人!
    南宫御月单手握刀,另一只手按住了方才被刺了一剑的地方。只是他受伤本就满是鲜血,伤口处的鲜血也源源不断地流出,原本仿佛一尘不染的白衣立刻染上一抹暗红。

    他神色阴戾地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一双眼眸布满了猩红,另与他对视过的人都忍不住不寒而栗连忙避开了他的视线。素和金莲已经退到了拓跋胤的身边,当然并不是因为她跟拓跋胤的关系好,而是她聪明的察觉在场这么多人只有拓跋胤的声音才是最安全的。

    “啧,好厉害啊。”四五个高手同时出手,竟然只有一剑一掌打中了南宫御月,而且还都不算要害。这样的本事…素和金莲自觉没有,甚至她的兄长素和明光只怕也不会有。见一击未能得手,素和金莲也不在意只是耸了耸肩从拓跋胤身后朝着战圈外面退去。

    旁边拓跋罗微微挑眉,“金莲公主这是什么意思?”即便是拓跋罗其实也没弄明白素和金莲到底想要干什么。刚出现的时候她似乎与南宫御月关系亲昵,但是才说了几句话却反过来背后捅南宫御月一刀。这会儿又一副说走就走的模样,她就不怕南宫御月缓过劲儿来找她麻烦么?

    素和金莲笑了笑,侧首对一边的百里轻鸿道:“百里驸马,希望你言而有信啊。”

    百里轻鸿沉默了一下,方才道:“自然。”

    “那就好。”素和金莲满意地笑道,“我呼阑部五万儿郎暂且借你一用,说好的,勒叶部归我们,上京归你。”

    “自然。”百里轻鸿淡淡道。

    寝宫前一片哗然,呼阑部竟然是站在百里轻鸿这一边?!

    “呵呵。”南宫御月突然低低地笑出声来,看着素和金莲的目光拖了几分奇异的光芒,“你很好。”南宫御月柔声道。素和金莲一只手把玩着自己的发辫,莞尔笑道:“多谢国师称赞,我当然是很好的。只是国师看起来不太好。”

    南宫御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处,轻笑了一声抬手放开了按住的伤口。他似乎用特殊的手法止住了血,这会儿衣襟上的血迹已经没有再扩散了。素和金莲看着他俊美的面容,有些惋惜地叹道,“看着国师这样的人死去,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可惜…国师,既然大家说好玩玩而已,你就不能怪我卖你了。毕竟,百里公子开的价格更让人心动一些。”

    南宫御月低咳了一声道:“你说得对。”对字尚在唇边,南宫御月手中的刀已经飞快地一刀挥出。这一刀正是朝着素和金莲而来的。素和金莲身边一个灰衣护卫一把抓住她朝着一边掠去避开了这一刀。只听素和金莲清脆地笑声依然在寝宫前回荡,人却已经被那灰衣人拎着飘远了。

    “果然,输了就砸场子可不好,玩不起就别玩啊。百里公子,本公主先一步去替你收拾烂摊子了,祝你好运。”说话间,两人已经掠过墙头消失在宫墙后面。原本跟着素和金莲而来的护卫也飞快地朝着外面退去。这会儿寝宫前依然是剑拔弩张的局势自然也没有人去理会他们。

    南宫御月抬头,朝着素和金莲离开的方向看向。唇边露出了一抹淡淡地冷笑,“本座会去找你的。”

    此时的局势又是一番巨变,身着白衣的人被各方人马团团围住。这些人不知道何时竟然已经达成了协议,无论是哪一方的人马他们的第一目标都是白塔的护卫。确实,到了这个地步,不管最后怎么样南宫御月这个不可控又杀伤力巨大的存在都是必须要先消除的。

    “弥月……”焉陀邑被护卫扶着,站在不远处神色复杂地望着南宫御月。仿佛不知道说什么,犹豫了良久方才道:“收手吧,跟我回去。”

    南宫御月猩红地眼眸定定地盯着焉陀邑,好一会儿方才冷笑出声。

    “跟你回去?再被你们圈禁起来?哦,这一次应当不只是圈禁了,至少也的废了我的武功,最好是连手脚也一起挑断,让我再也不能做出什么事情来了才对吧。”南宫御月饶有兴致地看着焉陀邑嘲讽地笑道:“即便是这样的条件…只怕也只有百里公子会答应吧?”拓跋氏是肯定不会让他活下去的。

    “我……”

    “闭嘴!”南宫御月冷声道,“你敢耍我…那就跟他们一起去死!”

    说罢,南宫御月毫不犹豫地提刀扑向了焉陀邑,其他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百里轻鸿拓跋胤还有冥狱的几个高手同时扑向了南宫御月。另一边,傅冷也立刻朝着南宫御月的方向掠去,想要替他挡住几个敌人。

    “公子!”南宫御月一动,别人自然不会闲着。白塔的护卫们毫不犹豫地再一次动起手来。

    此时,再一次跟随君无欢回到藏上观战的明镜忍不住抽了口凉气,为眼前突如其来的巨变。

    “怎么…这个素和金莲,呼阑部竟然选择跟百里轻鸿联手,这是为什么?!”别说是明镜不理解,同样站在一边的云行月也无法理解。君无欢低头思索了一下道:“可能是因为,对貊族人来说他们都是外人吧?”百里轻鸿是天启人自然永远都是外人,素和明光和素和金莲是呼阑部人,同样也不是貊族人。反正他们想要的从头到尾都只有勒叶部的领地,只要能达到目的跟谁合作不是合作?

    云行月看了看君无欢有些幸灾乐祸地问道:“这个也在你的预料之中?”

    君无欢摇摇头有些遗憾地道:“这个…真不在我的预料之中。”见云行月露出得意的笑容,君无欢并不在意,“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事事都在我的预料之中。不过…南宫今晚可是要伤心透了。”

    “可不是,不仅被哥哥背叛了还被情人背叛了。好惨!”明镜赞同地点头道。

    云行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南宫御月忍不住抖了抖,“莫不是真的要气疯了吧。”南宫御月发起疯来是个什么模样,云行月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的。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也不知到底是好是坏。老头子在哪儿?他要是再不出来,今晚只怕真的只能替他徒弟收尸了。”

    云行月迟疑了一下,道:“他去城外了。”

    君无欢一愣,道:“你说什么?”

    云行月认真地道:“他出城去了,下午就走了。”

    君无欢闻言不由皱眉道:“他留在上京不就是为了看着南宫的么?这么危险的时候跑到城外去做什么?该不会是不想替我保护阿凌,才故意拿南宫当借口的,其实他压根不在乎他这个徒弟地死活吧?”

    云行月连忙摇头道:“不是不是,是南宫要他去的。南宫御月要他帮忙灭掉冥狱在城外的一个据点。”

    “南宫要他去,他就去了?”君无欢扬眉道,老头子确实是年纪越大越糊涂了,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好糊弄吧。

    云行月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他原本没打算去的,但是…但是听说你在城里,就……”

    君无欢险些被气笑了,“因为我在上京,所以他就笃定了我不会放着南宫去死?”

    云行月摸摸鼻子,苦笑道:“大概是这个意思吧。”那不靠谱的虽然是君无欢的师父,却也是他的亲大伯。

    明镜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自家公子。原本说是来看热闹的,只怕这热闹看不成了还要替人拼命啊。

    三人说话的时间里,底下的寝宫大门前已经杀得血流成河了。

    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只有一个只……杀!

    无论是南宫御月杀掉百里轻鸿等人,还是别人杀掉他。想要让这个夜晚重新沉静下来就只有一个方法,杀光所有的敌人。

    傅冷和身边的白塔高手都被宫中护卫和冥狱中的高手牵制住了,南宫御月独自一人面对百里轻鸿和拓跋胤以及身着黑衣的冥狱统领。即便是这样,他竟然也越战越勇,甚至趁着间隙一刀劈死了一个拓跋氏的宗亲。

    他的面容在火光下犹如冷玉一般没有半点温度,他的眼睛却仿佛两颗染血的红宝石一把令人畏惧。

    手中的刀闪动着妖冶的红色,每一次挥出去都夹带着惊人的声势和戾气。

    南宫御月不对劲,百里轻鸿和拓跋胤都看出来了。但是却谁也没有多说什么,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他们再说什么废话了,拿下南宫御月是他们唯一能够做得。

    拓跋梁站在人群中,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睛却在疯狂地转动着。眼前的局势对他非常不利,无论是拓跋罗还是焉陀邑的态度,以及百里轻鸿的作为都表明了,如今宫里的局势已经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了。虽然他这个皇帝还站在这里,但是从头到尾却是谁也没有将他放在心上。此时此地,实力深厚,手握兵权的人才是最有发言权的。而拓跋梁有些仓皇地发现他竟然是在场的人中底牌最少的一个。这些…都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陛下。”祝摇红靠在拓跋梁身边,双手扶着他的胳膊仿佛是害怕又仿佛是在支撑他。拓跋梁此时已经没有心情安抚爱妃的惊恐了,他定定地盯着眼前的战局,脸色铁青神色阴沉。

    没关系,他还有一张底牌。

    拓跋梁隐藏在袖底地动了动,没有说话。

    祝摇红同样没有说完,她靠在拓跋梁身边,一只手扶着他的手肘。微微抬起头目光不经意地望向皇宫深处不远处地藏。